心旅 --- 見死得救

列印

專訪:周耀權夫婦
編寫及整理:關德賢


小時曾返教會的周太,因祖父離世見過鬼怪之後,便決心信靠真神。
小時在吵鬧的家庭長大,極度自卑,性情孤僻沒朋友的周耀權,因親見同事工業意外身亡之後,對人生的頓悟而信靠真神。

自小曾返教會,聽過福音,他們長大後,對接受相信主耶穌會否容易些呢?要回答這問題,真的不容易,看來是見仁見智。筆者是基督教家庭長大,自小返教會,聽福音,但對於信仰,只是知道這世界有真神,主耶穌是救主,其他一概不知,口頭上自稱是基督徒,但並沒有信耶穌的實際,正是「我做我的人,祂做祂的神,齊齊快樂好了。」至於後來為何筆者會誠心信耶穌,暫且不表。

今次人生走訪,筆者有機會走訪一對年輕夫婦 --- 周耀權夫婦。周太就有我小時返教會的類似經驗。
其實每一個人得以信靠主耶穌,都是有神的奇妙引導,現在且看周太的信主經歷。


問:「你說你自小已相信耶穌,當時是如何接觸信仰?」
周太:「我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是母親最先信主的,入學之前,母親已帶我回教會,參加查經班,祈禱會等,當時我覺得很枯燥,又不大願意再返。後來姊姊清楚信主耶穌,帶我到她聚會的教會,在那裏聽到不少聖經故事,覺得很被吸引,但後來又停了沒有去。但姊姊從沒放棄,仍不斷要我跟她返教會,希望我立心信主耶穌,所以我每逢大節日如復活節,聖誕節或教會其他特別的聚會如新春佈道會等,我也有跟姊姊去。在中學畢業後,也曾和同學們到教會,但只是一個星期日的基督徒而已,我覺得神與我全無關係,我的生活亦全無改變,中六畢業
後,我出來社會做工,因為進修較忙,便沒有定時回教會。」


問:「你既有濃厚的基督教背景,當時你對人生有何看法?」
答:「我知道有神,但祂和我毫無關係,我只想憑一己之力,努力做好份內事,同時我覺得,假如要像基督徒那樣擺上許多時間去參與教會的話,我便不願意了。」
這是一般人對教會的誤會,以為返教會是浪費時間,誰知恰好相反,在教會裏能與一班對人真誠,給人愛與關懷的基督徒在一起,一同尋求認識真神所帶來的平靜和能力,使我們更有力量去面對我們的生活,更有效率和智慧處理我們人生實際的各樣難題。人是很奇怪的,若我們知道有人關心我們,愛我們,我們做人『都醒神D』。(筆者按:即『會更加起勁』。)神愛我們,神就是愛,難怪基督徒在世上生活那麼起勁!
既然周太常保持與教會有「節期性」的聯繫,而大家都會認同梁啟超先生的講法『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故此,筆者追問周太.......


問:「當你在教會裏,覺得心境平靜嗎?有祈禱沒有?」
周太也坦白承認:「會的,我自己常覺得大夥兒玩的時候很開心,但過後卻覺空虛,所以,久不久返教會實在有份平靜安舒。當然,我著急,或不開心時也會向神祈禱。」


在信仰的尋問過程裡,很多人都有類似的經歷,以為「信耶穌」是人生多餘事,可有可無。這是我們的「想法」,不是事實的本身,事實的真相:人是需要神!


為什麼?
就是因為人人都有這份心靈空虛感 --- 無人倖免!
是這心靈空虛感驅使我們去問人生存的目的和意義?
人為何要死?人一死便什麼都成空!所以也是這份心靈空虛逼使我們正視這心靈的需要。


但可惜 --- 人多選擇逃避這心靈空虛感所牽引出來的種種問題。人悶悶不樂的愁思,令到這些問題真的問來問去也無法得著終極和令人滿足的答案。所以我們便推說:這是非常哲理性的玄談,不追也吧。


結果選擇向上爬,追求成功感,努力進修學習........,以為如此作,便可得解脫;誰知心底裡卻又很清楚自己內心的真相:懼怕孤單,怕靜下來便........﹝心靈空虛感又從心中慢慢地湧上心頭﹞.......若人心靈裡面得著滿足和快樂,這心靈空虛感便會如煙雲消逝。筆者最近讀到一位在香港坐監的罪犯打從心中講出了這句說話:「理想與信心,建立於心靈上的充實,罪惡滋生於心靈的空虛,耶穌是心靈的良藥」,相當有意思。自從他信靠主耶穌,深知他過往的不足,心靈空虛令他選擇行上不斷犯罪的路。當他在坐監的時候,聽到主耶穌的福音,心靈得著醫治,成為一個重生得救的人。所以「主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裏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叫人活著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聖經﹞


人的心靈除了因著心靈空虛驅使我們要面對人生和死亡的問題,人的心靈更是叫我們知道或感受靈界﹝鬼怪﹞││另一個真實的世界。從周太決心信靠主便是她有此等靈界的經歷。


筆者當時問周太:「什麼事令你轉變過來,以後全心全意信靠神呢?」
周太回想昔日她真心信主的片段,真是一半驚,一半又感謝神保守了她。她如此憶述:「在九零年我祖父去世,就因為我有此次接觸靈界的恐怖經驗,以後我便完全改變過來了。」

筆者問:「那是什麼恐佈的靈界經驗?」


親見鬼魂
周太:「祖父去世前,因為他一向注重傳統迷信、燒香拜神,所以他吩咐嫡孫(我哥哥)將來一定要燒冥鏹供奉他。後來他去世後,哥哥便照他的吩咐去做,我亦動手幫忙。雖然我不是真心信耶穌,但我不知何故,心裏總是不安;因為我覺得基督徒不應該這樣做,但為了盡孝道,我也不抗拒。在祖父回魂那晚,由於母親是基督徒,她完全沒有參予中國傳統的喪葬禮儀。母親如常讀經、祈禱。當時,父親先睡覺,但發惡夢,見到一大群蒼蠅撲面而來,他大叫一聲便醒過來,我和母親都非常害怕。」


聖經中也曾提及鬼王別西卜,「別西卜」翻出來就是蒼蠅的神,這群蒼蠅撲面,極可能是邪靈來攪擾他們。其實靈界的真實,我們時有聽聞,但可惜很多時我們不以為意,也常抱 「信就有,不信則無」 之 逃避心態來處理這些非理性所能解釋之現像。其實這是涉及我們靈魂歸宿的問題,我們豈可人云亦云,不加思索便敷衍了事?


現在且聽周太她如何描述此靈界經驗:「當晚,我準備睡覺,忽然發覺上面有一個人形物體向我壓下來,它的樣貌非常凶惡,我想摔開它,但我卻不能動彈,雖然四肢無法移動,但我對身旁的事物,卻一目了然,清晰可聞。當時我聽見母親仍在唱詩、讀經,亦看見廳中景物無甚改變。當這人形物體一直逼向我時,我口雖不能發聲,但我心中問它:

「你是誰?」
那物體說:『你殺死了我!』

於是我更害怕,不敢出聲,我聽到Wee Wee 聲像是滅蚊器發出的聲音,心中只覺冰冷...就在此時,看見母親正準備熄燈睡覺,我更驚。不知何解,忽然我身體恢復動力,我立刻叫她,並且說出剛才所見,我母親驚慌之餘,帶我一同祈禱,交託真神,因為這些經歷實在十分可佈。整夜,我們都沒有睡好。


當時我想,如果那物體是祖父,沒理由樣子那麼凶惡,因為他生前一向疼愛兒孫,死後若真有回魂,他也不可能如此待我們。後來,哥哥打齋超渡祖父,據墳場的人告訴他:『祖父回魂走時的路向,正是我張床的方位,或許是我阻著他走!』


驚懼死亡
中國人對死亡之後有那麼多迷信,不合邏輯的猜想,充斥著我們心中,一個已死的人,靈魂是已經 離開身體,而靈魂是無形無體,有形的物質(如床)怎能阻礙「他的去留?」可惜很多人都信以為真,皆因死亡對每一個人來講,都是一個謎,一個令人產生莫名恐懼的謎。


感謝神!聖經告訴我們,主耶穌是獨一的真神,因為祂道成肉身,釘死在十架,為洗去人的罪,死後復活升天,「因從死裡復活,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神卻將死的痛苦解釋了,叫祂(主耶穌)復活,因為祂原不能被死拘禁!」 (聖經),所以信靠主耶穌的人,都明白聖經所言:「祂(主耶穌)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 所以每一個基督徒因認識真神,得著永生便能不怕死亡了。


回歸真神
「那晚之後,待星期日我開始和母親再回教會,碰見一位老婆婆,她的樣貌非常慈祥,安靜地坐著等待崇拜開始,我看得出她心中平靜安穩。我想:『為什麼別人信耶穌信得這麼好呢?』 於是我便從新認真去找尋信仰,因為我經常覺得有邪靈在攪擾我,又時常發惡夢,於是我開始讀聖經,讀到馬太福音耶穌趕鬼的事,主耶穌說: 「魔鬼,退去吧!」 於是,凡是有類似的靈界感覺,看到一些不知名的影像時,我便說:「魔鬼,退去吧!」試了多次,心中均覺平安,可以睡覺。大約半年至一年後,便完全沒有再發生了。後來,多讀聖經,我得知神有應許,只要:「奉主耶穌基督的名,祈求,都能得著!」 以後,我知道神會看顧我,祂會在我身邊適當地安排一些人來幫助我。自從我真心信靠真神,心靈得著平安和釋放。


周太就是如此地信靠了真神,得著了從天上來的平安,靈界的真實,我們豈容置疑。
現在我們問周先生他信主耶穌之經過又如何,周先生雖沒有周太親見其爺爺去世所走過的靈界體會,但他也是因著他人去世。他同事因工業意外身亡,而觸發他的心靈之旅。


周先生首先告訴我們:「我在六、七歲時,父母經常吵鬧,甚至打架,他們互不信任。父親做廣告生意,經濟環境不錯。我只知母親有婦科病,可能母親多病,引致父母關係十分惡劣。他們不是一般的爭吵,所以我從小便見很多暴力的場面。例如:父親可以拿起刀來追斬母親,又可以把火水傾倒在廳中,聲言要點火,全家同歸於盡 ... 久而久之,我便養成怕事自卑的性格,與人相處有困難。


父親由於晚上應酬多,常搓麻將,母親照顧五個子女,甚覺吃力,沒有時間替我們溫習功課,於是我讀書成績低落,在老師和同學面前不敢發問,總之就是更加的自卑。成績欠佳,唯有出來工作,我朋友很少,因我從不敢與人談及家事。中三後輟學,在一間電力公司做學徒。我除了自卑,我性情相當暴躁,心中怨憤,每每訴之於暴力去解決問題,自然和同事相處不來。如是者過了一段時間,有一次,一間酒店停電,我和同事們一同被派前往作緊急搶修。可能情況緊張,和我工作的一位同事,不知何故,按錯電掣,整個電掣箱發生爆炸,幸好當時我離他一段短離,我沒受波及,但因為爆炸頗為利害,眾人紛紛走避,我則看見那位同事衣服全著火,在地上打滾,他的手錶也鐃溶了。我扶他出去,他口裏不住地叫:「沒有了,沒有了!」


面對生死,人意義何在?
當時周先生扶他出去,他同事口裡不住地叫:「沒有了!沒有了!」
周先生繼續憶述當時之情景:我見他結婚才兩三年,有兒女,正在供房子。送院後,住了十一天,因細菌感染便去世了。


這件事以後,我覺得生命太脆弱,煞那間的錯誤,便一切皆空!自從那次之後,我人生觀改變了很多,既然生命何價,我選擇了在每週末都去游泳,吃喝玩樂,但熱鬧之後,覺得心裏更空虛,需要另找路向。


適逢不久,父親生意失敗破產後,親友疏離,我認識到人們的勢利眼,真是世態炎涼,給我人生另外一個打擊,令我更質詢人生有何意義?人生只有吵鬧,白眼,生命過眼雲煙沒有保障,我個人變得很陰沉,心中充滿怨恨!後來,大約在十七八歲時,我往夜校進修,在一個暑期課程中,認識了基督徒同學,他們分享個人信耶穌的經歷後,就在當晚,回想前塵往事,覺得只有耶穌這位真神才能幫助我解決一切,於是我毅然接受了耶穌。


雖然當時,我仍有少許掙扎,但朋友對我說:只要認罪、悔改,接受基督便可以了。我便憑信接受了救主耶穌,那時,我的心中便平靜下來,心靈得著很大安慰和釋放。


但我孤僻,自卑的個性,仍在數年後才逐漸改變過來。自此之後,每主日都到教會參加崇拜。自己有了對神的信靠,也敢將家事向人透露,不再覺得丟臉了,真是神在我身上的恩典,能突破了自己。


問:周太你認識周先生以後,可覺得他有自卑心及孤僻?
周太:我覺得他並不難相處,當時他信主不久,常對我說信主的見證,也不覺得他怎樣,當時是90年。一年後我們才「拍拖」,跟著便結婚了。


面臨生產,生命「紙咁薄」?
問:你們結婚後,聽說在第二個小孩出生時,出了嚴重問題,母女的生命均在生死一線之間,幸而被神救回,周太你可否講述那過程呢?
周太:我生第一個小孩是順產,三年後,我再懷孕。
但第二個小孩的出生實在是一件神蹟:當時我懷孕四十週,一天早上發現流血,我丈夫馬上送我到 Grey Nun 醫院。醫生叫我到外面散步,幾小時後(下午二時),醫生替我注射催生針、霎時間、子宮收縮,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被水漫過全身,甚至眼鼻像浸在水裏,跟著我咳得很厲害,便昏迷過去,不省人事了。


問:周先生,當時你在旁邊,你看見太太的情形怎樣?
周先生:她面色大變,口吐白沬,謢士馬上叫醫生,聯絡手術室,即時進行緊急拯救手術,只見十多包血 漿送進手術室,我打電話找大姨來(她是謢士)。她來到後,面色凝重,當我們看見更多塑膠血漿也被送進去時,便知情況嚴重,我不知怎好,只好默然祈求天上的神,求神幫助。大約半小時至四十五分鐘後,醫生說:她的胎水入了血管,肺部充滿了羊水,由口部流出來,心臟曾停了三次,「電擊」亦無效,因周太有幾分鐘腦缺氧,而女嬰也可能受影響而成為低能兒童 ... 一連串的懷消息令我不知如何應對,但無論如何在緊急施救之下,我的女兒被拿出來後,馬上被送到深切治療部急救,我太太就由院方派直升機送往 Royal Alex Hospital 救治,因她全身換了血,那邊要有特別設備才可以跟進治療。
我則從Grey Nun 醫院自己駕車前往 Royal Alex 醫院,途中心靈十分驚懼,想到隨時會失去妻子,本來是喜事隨時變成喪事。


我對神說:「如果你要取去她,我只有順服,但如果你願意,希望你把她留下給我。」到達醫院後,醫生剛巧從病房出來,我知道神已聽禱告,我太太大概應該平安無事了。事實證明我的想法是對的,真感謝神,神蹟地保守了我太太平安。


筆者轉過來問周太在整個過程中,你可知發生什麼事嗎?


周太:我曾痛醒過兩次,一次是醫生用力把胎盤推出來,另一次是被抬上直升機的時候,其他我一概都不大清楚。
在這次走過死亡線的過程中,你可覺得有神在當中保守嗎?


周太:在我剛清醒那一刻,心裏覺得很平安,充滿感謝,整個過程,好像睡了一覺。醫生說發生這種情形十分罕見,多在亞洲人中出現,只有千萬份之一機會會發生,結果多數母嬰都會死亡,即使有幸不死的產婦,也可能變為植物人,但我只住了七天,便康復出院,醫生也認為是奇蹟呢!


我們的女兒經過深切治療,康復極快,醫生說我因曾經缺氧,我的女兒可能變成智力遲鈍,但我有信心:神既然救治我們母女的生命,不論後果如何,我都願意接受。在住院七天內,院方多次替女兒進行腦細胞,血液等檢驗,結果一切正常,實在是神的奇異恩典和保守。現在,女兒已是兩歲多,百份百正常,而且是十分活潑可愛呢!

真神掌管一切
人生的際遇,有人說「整定」,周先生曾面對二個人曾在生死線上徘徊...


一個是他的同事,意外觸電,嚴重燒傷致死。
一個是他至愛的妻子,臨盆生產時羊胎水入血,生存的機會只得萬份之一,但卻可以神蹟地住院七天後出院,真是世事難料,難怪有人認為是「整定」。


但筆者想問:誰「整定」人的際遇?


筆者和很多基督徒都知道真實確切的答案是:
主耶穌基督!
是這位真神!


誠如聖經所言:「耶和華的眼目,看顧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愛的人,要救他們的命脫離死亡,並使他們在饑荒中存活...耶和華啊,求 照著我們所仰望 的,向我們施行慈愛!」(詩33 18-22)


是的!有愛我們的神「整定」我們的際遇,強如不知名的神明來掌管,當尋求認識這位真神!
(周先生現住愛城,任職於電腦公司,育有一子一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