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客的新生

彭自鋼

偷渡進了監獄

2000620日在經歷了千辛萬苦的偷渡之旅後,我終於到達美國西雅圖。一下飛機,因為沒有合法入境的手續,我被直接從機場送到移民局,然後由移民局關進了聯邦監獄,從此在監獄裡開始了長達兩年多漫長的等待。經過上庭、上訴,法官判我有欺騙罪(因為我背不出我的身分證號碼),我輸掉政治庇護的案子,等待被遣返回國。因我被判欺騙罪,終生不能享受美國任何移民條款的福利。20012月妻子鄭紅榕也偷渡來到美國洛杉磯,她很快申請到了美國的政治庇護,並獲得合法身分。我高興萬分,心想也許我可以通過她申請出獄。

2000年正是偷渡的高峰期,大量中國人被關在聯邦監獄等待遣返。因為我們人多而且不要命的抗爭,使移民局十分頭痛,還驚動中國領事館多次派人來監獄探訪我們。移民局找到一對華裔宣教士夫婦,每個週末風雨無阻到監獄裡給我們傳福音。不少人都在監獄裡信了主耶穌,包括我。信主後我每天在監獄裡讀經,禱告,尋求主耶穌的幫助。

終與家人團聚

一日清晨我們正在吃早飯,獄中一名中國同胞和一名外國人因看電視換頻道發生了爭吵。他倆約定去沒人的房間單挑,我們目送他們去打架,不想驚動獄中的警察。可是就在他們去的半路上,那個老外在樓梯上對同胞暗下毒手,將他從樓梯上摔了下來。所有的中國人看到這一幕都一擁而上追打那個老外,可是半路又衝出一名黑人拳擊手,一下將我們衝上去的人全打趴下。我們像發瘋似的拼死還擊,很多人被打得頭破血流,獄警全部衝出來鎮壓。最後我們所有人被關在房間驗傷,凡身上有受傷或打架痕跡的都被關進更小的鐵籠45天。監獄領導非常擔心我們這群不聽話、愛鬧事的中國人,因此更加快了遣返速度,甚至將不願回國的中國人打安眠針送上飛機,由兩名移民警察送回去。

上帝感動宣教士打電話給移民官,說我的妻子已經拿到合法身分,請求是否可以不遣送我。宣教士的妻子也打電話到中國領事館,請求緩發旅行證。

感謝主耶穌!經過移民官一個星期的考慮,200285日我終於從銅牆鐵壁般的監獄被釋放出來。當囚車從監獄大門開出去,厚厚的大門在電閘的帶動下咣當一聲重新關上時,我流出了激動感恩的淚水,因為我深知是主耶穌拯救我脫離這完全沒有希望的困境。

釋放後我便去紐約和妻子團聚,並且開始在唐人街的超市打工。之後妻子用她的綠卡身分為我申請合法身分,也為我們在中國的女兒申請移民美國。很快女兒的移民申請獲批准,而我的卻被拒絕,因為我之前的判決是終身不能獲得任何移民福利。

真神奇妙醫治

出國前我和妻子生活在她的家鄉福建,那裡人們多敬拜各樣偶像,我也入鄉隨俗,初一到十五跟著燒香,供奉偶像,甚至在每年春節的時候參加抬偶像的遊街(俗稱「遊神」)。每四個人抬一個偶像,半小時換一次人,走到各家各戶的門口,人們都以放鞭炮歡迎。晚上七點到十二點長達五小時的遊行期間,我從不讓人來換班,以顯我的虔誠之心;然而沉重的偶像卻將我壓得腰椎間盤突出,並且耳朵因為長達五個小時的鞭炮聲,致使耳膜震穿,至今聽力都受影響。長達六年的椎間盤疼痛,時刻就像有根針刺在背後,大腿發麻,腰間常常流汗,試過各種治療方法總不得醫治。來美國之後,關在監獄兩年多,我天天求主醫治,每日鍛鍊,感謝主在我出獄時疾病完全得醫治,至今17年沒有復發過,榮耀歸於上帝!

在紐約生活的那段時間,繼我們在中國大陸的大女兒之後,我們又先後生下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分別取名為恩賜、恩惠。五年的紐約生活之後,20075月我們在印第安納州買下一家中餐館,有了自己的生意。

再次被關監獄

20099月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樣在餐館工作,突然來了十幾名移民局警察,拿著逮捕令將我從餐館抓走,隨即被關進芝加哥移民監獄,原因是我的案子仍沒有終結,且被列在快速遣返的名單之中。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妻子和三個兒女萬分恐慌,而我因為之前有過在監獄裡兩年的經歷,知道該怎麼做,那就是要全力尋求上帝的幫助。進監獄後我就開始尋找任何與聖經有關的閱讀資料,我要知道上帝對我這次入獄有甚麼教導和旨意。很快我在監獄裡找到一本《靈命日糧》,並從中領受到一段上帝的話語:「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4:6)之後我馬上填寫表格要求見移民官,在此同時,我也向同監獄的另外兩個中國人傳福音。我雖進入監獄,也要做主耶穌最喜悅的美事——就是傳福音給別人。鄭新就是我在監獄裡傳福音的兩個中國人之一,我常帶他禱告上帝,求祂幫助我們。

上帝聽了禱告

我填表格申請見移民局官員的第三天就被獲准,移民官問我要做甚麼?我就對他說:「我想知道為甚麼第二次逮捕我?因為當年西雅圖那邊的移民局特批釋放我,而且在釋放我之後的七年中我又生了兩個兒女,如今經營一家餐館。現在又逮捕我,當初為甚麼放我出去?」他毫不客氣地對我說:「我這裡是驅除出境中心,我的任務就是專門遣返非法移民回國,你的名字就在遣返名單中。」他翻著我的厚厚一摞檔案說:「我的工作就是這樣。」我無話可說,並且英語有限,表達不好就只有低下頭很無奈地流下眼淚。我很無助,但又不想讓那個移民官看到我沮喪的淚水。這時移民官忽然走到我身邊,拍著我的肩膀說:「我讓你回家。」我驚訝地望著他說:「回中國?」他說 :「不,我讓你回印第安納的家。」剛才一副凶神惡煞的面孔一下變得和藹可親,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見和耳朵所聽的,接著又問了一句:「甚麼時候?」他說給他一個星期的時間來辦理我的案子,然後再釋放我。望著那個移民官的表情,我突然想起見他的前一晚,上帝藉著經文對我說的一句話:「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箴言21:1)唯有上帝才能做奇妙的工作改變這位移民官之前對我的決定。與這個移民官面談之後,我又回到監獄等待消息。我將這消息告訴鄭新和另一個中國人,但他們認為那個移民官只是騙我而已,不會真的把我放出去。入獄第十天,也就是在見過移民官的一個星期之後,我真的被釋放了。

我出獄時拉著鄭新的手說:「記住多禱告,我能出去你也能出去。」感謝主,在我釋放的第二天鄭新也被釋放了。鄭新出來後,摔掉他家裡一切的偶像,並且和他的妻子、兩個女兒一同受洗歸入基督的名下,因為他自己也經歷了上帝奇妙的帶領與拯救。

妻子完全不知道我將要被放出來的消息,她找律師想辦法把我弄出來,在接到移民局請以前的律師電話通知她我將被釋放時,她剛買好五千美元現金支票(money order)作為預付金,正準備寄給新律師,慈愛的上帝不讓我花一分冤枉錢。

從芝加哥監獄釋放出來後,我身上沒有一分錢,因此從芝加哥的移民局走到唐人街,想打電話聯繫妻子給我寄錢,好坐車回家。走了近一個多小時終於走到唐人街,突然我的雙腿一軟,兩隻腳完全失去知覺,然後就倒在大街上。我嚇呆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大白天一個健全的大男人神智清醒地突然倒在大街上。我立馬爬到街邊的房子旁,抬頭一看,正好是一間教會的大門口。我馬上禱告:「主啊!救我!讓我能站起來,我知道是祢在拯救我,是祢要讓我知道唯有祢才能行這樣的奇事。我相信祢,我承認祢的名。」很快我的雙腿慢慢恢復知覺,然後可以站起來走路。我走了兩步,再次停下來禱告說:「我會將祢奇妙的作為見證給我身邊的人,來榮耀祢的名。」

我終於回到家了。

陷於困境之中

回家後,我馬上拿著妻子的綠卡重新申請我的身分。明知道不可能,但我還是要去試。不久, 移民局通知我打指模、問話,然後說通過了,我真不敢相信。在等待移民局最後審批結果出來的同時,我又花錢去找律師辦理我的案子。我想雙管齊下,加快案情的速度,結果適得其反。律師所辦的一切手續被移民局全部退回,並且回覆說我之前被判決欺騙罪使我不符合任何移民福利。律師很無奈地搖頭說他也沒辦法,我十分懊惱,因為知道我錯在哪裡。明明申請通過的案子,因自己的聰明去阻擋上帝的榮耀。上帝在我心中多次提醒我,是誰在掌管你的案子?是你的律師嗎?你前兩次是怎麼被釋放出來的?是律師幫忙的嗎?我真是糊塗,被自己的「聰明」陷在困境之中。七年的時間,我的案子就這麼一直卡在那裡不能改變。

20002017年的17年時間裡,我都有禱告,讀經,每天在工作中都帶著耳機聽道,為著這個綠卡,我不停地向上帝尋求。2017年初妻子和大女兒雙雙考取了美國公民,我又用妻子的公民身分重新開始申請我的身分。妻子的同學和我有差不多的案子,請了紐約最有名的移民律師,花了昂貴的費用後終於拿到綠卡。還有一名當初跟我一起關在西雅圖的弟兄,也是找了同一位律師,花了昂貴的費用最終拿到綠卡。當他們知道我要再次申請時,也勸我去找這位律師。妻子的表妹在一家律師所上班,她查閱後說我的案子沒有希望,就算申請了到時候進去問話還有可能被再次抓起來遣返回國。因此妻子鐵了心不管花費多少錢,一定要找那位最好的律師來辦理我的案子;但是我告訴她,如果找律師我絕對不辦,因為我不能虧欠上帝在我身上所做的一切作為,我不能把上帝的榮耀歸在任何與上帝無關的人身上,唯有上帝才是拯救我的唯一途徑與出路。無論大吵小吵,我都百般忍耐,只要不找律師。很快我就讓大女兒幫我填寫了辦理申請表格。

終於拿到綠卡

在寄出申請表格後,經過大約半年的等待,201781日一大早,我終於進入移民局面試,大女兒在旁翻譯。我遇到一位我們認為非常不友善的移民官,問了很多問題。我心裡不斷默禱,求上帝賜我當講的話,我要把我的案子和上帝連起來一起回答。移民官問到為甚麼當初監獄要釋放我出去,我就把在西雅圖監獄時宣教士夫婦對移民局的請求告訴了他。當他問有沒有參加任何團體時,我告訴他我每個星期天都去教會。問完後他說:「我現在暫時不能批准你的案子,因為需要繼續審查。你回去等消息,如果獲批准的話,綠卡將會直接從我們這裡辦理並寄給你。」

我們情緒極其低落地走回家,特別是妻子更是極其沮喪。就在快到家的時候,我們突然接到華人教會李牧師的電話,他要來探訪我們。他在不知道我去移民局問話的情況下,在特定的時間來探訪,真是上帝送來的安慰。

2017818日我收到移民局綠卡申請批准的信。妻子拿著讀不懂的英文信,除了驚訝,高興,還是不信。三個兒女一次又一次將英文翻譯給她說是獲准了,她還是半信半疑。第二天,2017819日我親自從郵箱拿到盼望了17年的綠卡!妻子拿著綠卡,大聲地說:「主啊!我的上帝!我從不敢在外人面前開口認祢的名,但以後我無論在哪裡也要宣揚祢的名。祢讓我看到很多次神蹟我都不以為然;然而這次,祢在我受到百般攔阻中竟然成就了這麼大的奇事。我完全地信服祢,永遠承認祢的名。」一個常常對主耶穌唱反調的人,竟然開口大聲地宣揚祂!

我拿著綠卡,跪在我家的大廳禱告謝恩:「我的上帝,祢是守約施慈愛的上帝。祢讓專心尋求祢的必尋見,而且讓一切求告祢名的人都不至羞愧。祢按著祢的應許,在日期滿足的時候,豐豐富富將祢的恩典賜給了我。我願一生跟隨祢走永生之路,感謝祢我的主!感謝祢賜給我綠卡。」

我將喜訊告訴西雅圖的宣教士夫婦,他們激動萬分,驚訝感動地說:「自鋼,你是我們看見最多神蹟在你身上成就的人。」宣教士立刻帶著我在電話中禱告感謝上帝,就在我收到綠卡申請獲批准的前一天,他還發微信跟我說:「不要灰心,要禱告,要憑信心寫上帝在你身上的見證。」

眾人因此得福

我打電話給我70歲的父母。他們和我分離20年了,每日都期盼我能在他們有生之年有機會和他們團聚。他們每日都為我禱告,在聽到我收到綠卡的消息後激動地打電話通知我的三個姊姊,通知教會的弟兄姊妹高聲地感謝主。我的父母,因我的遭遇都信了主,而且帶領我的姊姊、表姊、舅舅、阿姨、表妹,家族十多人信主,甚至籌建了我們老家鎮上的第一所教堂,並且每年不斷裝修改善教會的環境。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先後有40多人信主,每個禮拜都有近40人聚會敬拜,由我的舅舅講道,風雨無阻地參加主日敬拜。上帝恩待我家鄉的弟兄姊妹,他們竟然將一個不信主的白血病末期患者帶領信主,扶著他進入冬天冰冷的河水中受洗。很多未信的人站在河岸觀看這將死之人怎麼得醫治,他們甚至相信他會死在水中,因為他已面無血色;然而上帝大顯神蹟,竟將他全然醫好,震動了家鄉各鄉各村,讓教會在家鄉有了更堅定的立足之地。

主耶穌啊!我要見證榮耀祢名的地方實在太多太多!縱然我寫下所有的一切也不能表達我對祢的敬畏與讚美之意。唯願我能每日尋求祢的話語,尋求祢的面,一生跟隨祢走永生之道。願一切榮耀歸給我們的主,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阿們。

 

本文章轉載自《中信》 月刊第678

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8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