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絕處逢新生

趙群

自小淘氣頑劣

爸爸祖籍蘇州,在上海長大並讀大學。媽媽是南通人,她的家人早在五十年代移居香港;而她當時剛考進上海著名的同濟大學,不想放棄這個升學機會,就獨自留在上海。那個時候大學生的工作由政府分配,父母大學畢業後都被分配到北京。爸爸從事土木工程,研究高速公路的路面,媽媽做物料工程,他們都在交通部工作。兩人相識相愛,成家後有了我。由於爸爸背著家族大地主之名,媽媽又有海外關係,政治成分不好,他們都被送到鄉下務農。年僅兩歲的我就跟著祖父母在蘇州居住,有兩年沒機會接觸父母,四歲前我對他們毫無印象。及至爸媽回北京工作,我才到北京與他們一起生活;但因他們的工作格外忙,年約五歲的我,從週一到週五都在政府機關所屬的幼兒園留宿。父母很少管我,我自小就很淘氣。

我家在北京市中心,而爸媽的工作單位則在現今五環的地方。有一個寒冬晚上我很想家,就騙老師說要去廁所,企圖逃回家去。當時我只穿著睡衣褲,沒穿棉襖,在那個嚴寒的冬夜與另一個小朋友溜出了幼兒園。工作單位的大門有解放軍看守,我忘了那晚我們是怎樣逃出去的。我們跟著人群跳上公車,沒買票就側身擠上去,經過動物園轉車回家。當時孩子逃走是很嚴重的事,幼兒園走失了兩個孩子,老師和門口值勤的解放軍都可能被處分。直到晚上12時許,家人見到我們才致電單位,告訴他們兩個孩子回了家,請他們不用擔心,可見童年的我已非常淘氣。

1979年我們全家移居香港,與外公、外婆一起住,我開始讀基督教小學,第二年因犯規被學校記了大過,學校約見家長,幾乎要開除我。我的中學也是基督教學校,我遇到一位令我畢生難忘的老師,她時常帶我和另外幾個同學到她家裡,一起傾談娛樂,間中會唱一些詩歌,給我們傳福音。回想我從小學到中學都在基督教學校讀書,聽過不少有關耶穌的事蹟和道理;但是我聽了都當作耳邊風,沒有入心。我一向喜歡聽流行音樂,私自找人縫製新潮校服,穿流行的緊身窄腿褲,剪新潮髮型……總之就是愛標新立異,很容易交上損友。

我雖成績不錯,但因操行惡劣犯了校規,學校決定開除我。那位老師很想擔保我,但最終還是被趕出校園。

泥足越陷越深

當時我還未完成中三課程,父母替我另找學校,轉到姨丈曾任校長的中學。轉學後我無心向學,中四、中五時住在愉景灣,認識了一些富二代,甚至黑社會成員,一起玩樂嬉戲。因會考成績不好,不能升讀原校中六,家人又設法送我進入九龍塘的國際學校;怎料我的情況變得更差,晚上常與一些黑社會人物吃喝玩樂,跟著某著名家族的大公子出出入入,橫行霸道,不可一世,回到愉景灣更好似小霸王!

我們曾在一夜之間,把愉景灣俱樂部某部門的東西全部搬光!這樣做純粹為了惡作劇,尋刺激。記得那天晚上,我們六、七個孩子,最小的只有15歲,我當時仍未足18歲,待父母入睡後行動。我先吊下小單車,從三樓爬窗落地面,踩著小單車去俱樂部。因知前門有監控器,故開了後門的窗,爬冷氣槽潛入,由最矮小的一個先爬入房間開門,合力搬走所有東西。我所做的壞事一件比一件大,但竟絲毫沒有驚懼心。

我有點小聰明,所以考SATTOEFL成績也不錯,可以選擇到美國西雅圖或新澤西讀大學。為免被阿姨和姨丈(阿姨是我們家族第一個信主的,他們夫婦都是很虔誠的基督徒)管著我,故不選擇去西雅圖,只在那兒過境小住,之後就飛往新澤西州,在新澤西理工學院(NJIT)讀工程系。第一年因沒有幾個熟悉的人,能專心讀書,成績不錯。

之後申請轉學到若歌大學(Rutgers University)讀統計系,以為前途會較好;豈料在大學認識了一個黑人和一個菲律賓人,他們都喜歡音樂、打碟,於是去做唱片騎師。起初我們常開派對,跟著接了所有附近大學的派對來做,並非為賺錢,只為威風,因有不少女孩子會跟著我們去派對。我一直喜歡唱歌,曾去紐約參加歌唱比賽,奪得三個獎項,共獲獎金一萬二千美元;可是我在一星期內喝酒、賭博,花光了所有的獎金。

說到賭博,中學時我在愉景灣已開始,經常晚上不回家,與俱樂部的員工混得很熟,有時去一些世叔伯家裡玩撲克、打麻將、賭十五胡……,甚麼賭博玩意都學會,甚至已開始賭馬。我在國際學校時認識了不少富家子弟,有幾個同學的家人都是馬主。晚上我與朋友去的士高玩,他們有不少是騎師,從他們口中聽到一些黑幕消息,於是沉迷賭馬。別人的父母不會理會我做甚麼,而自己的父母又沒有留意我怎樣;況且我已長大,他們也管不了我!回想起來,當時的我日趨墮落而不自覺,反而沾沾自喜,可憐至極!

到美國東岸後,我真的認識了一些江湖人物,只是沒有加入黑社會,平日就是聯群結隊去搞事。當時我做的主要在賭博方面,例如與另一拍檔做外圍,收波纜,包括美式足球、籃球、網球等,還有唐人街的地下賭檔。那個時候我乾脆搬到紐約居住,以方便出入。其實這樣做,就像聖經記載羅得把帳棚日漸移近罪惡之城——所多瑪、蛾摩拉,自取滅亡!

盡做偏門生意

我們去的卡拉OK,有「媽咪」帶著「小姐」來坐台,我在其中全職「看場」,當時的我只要可以賺錢的都去做。這種情況下,我的成績平均績點(GPA)由4點降至1.2,於是大學沒讀完就被退學了。每星期賺到幾千至一萬美元,收了錢就放高利貸;放一萬美元一星期收到利息三至五百美元,所謂「九出十三歸」,利潤很大。那些日子我做的盡是偏門生意,竟全無愧疚。

當時我已陷入豪賭地步,成了賭場貴賓,有貴賓車接送我去大西洋城,隨時可有貸款額二十萬美元,竟自覺很了不起。終至把自己所有的金錢,加上媽媽在香港的一層樓都輸光,超過兩百萬美金!負債累累,無從償還!

那些日子我一直沒有致電回家,父母也找不到我,當時我過的生活真可謂「三更貧五更富」。需要一兩萬美元週轉時,就厚著臉皮打電話回家要錢,簡直是一名浪子!後來媽媽告訴我,她寧願聽不到我的電話,因為接到我的電話一定不會有甚麼好消息,令她既擔心又痛心!

1994年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在一夜之間將紐約所有黑幫清理,告發了不少人入獄。我不在他手上的名單之內,於是與另一個伙伴速速離開紐約去了芝加哥,藏匿於酒店近一個月,等知道自己沒被牽連才敢回新澤西州,住在舅母家。我嘗試重返校園讀書,可惜怎麼也跟不上,只是不敢再搞事,也不再做偏門生意。

婚姻亮了紅燈

有一天我在卡拉OK認識了我太太。當時她仍是個少不經事的女孩,第一次跟著同學去卡拉OK玩,不知為甚麼她點了我唱歌。我看看她,覺得很可愛、美麗、清純,於是追求她,跟著彼此交往,然後結婚。婚後我在老闆的公司任汽車服務司機,做了五年,過著比較穩定的生活。1997年大女兒出生。

1998年那些被收監的人差不多都已出來了,他們聯絡上我,我經不起他們的慫恿與利誘,重墜深淵,兼做外圍。做汽車服務認識不少人,我喪心病狂地拉他們來做「客仔」,收到錢又再放高利貸。當時的我才30歲出頭,竟利慾薰心至此,實在可惡!

起初太太不知情,後來知道了。當時我們夫婦二人都不是基督徒,只覺得有錢可賺,有利可圖,沒甚麼大不了;但當我真的染上賭癮賺到十萬,就想將這十萬變成一百萬,以期儘早「上岸」。我作為中間人,有時候收不到錢,又不想用打打殺殺的方式去威嚇別人還錢,於是自己借錢去填數,往往資金週轉不靈。當時太太在紐約唐人街一間醫療中心做主管,日間上班,我則每晚做偏門生意,夫妻二人沒有多少時間見面相處,長年累月如此,太太幾乎到了崩潰的地步。她覺得跟著我捱下去毫無價值,而我只想著去「搏殺」,完全沒有顧及她的感受。終於20031月太太提出離婚,態度非常決絕,攆我出門,不許回家!她帶著兩個女兒搬到她媽媽家居住,我每次打電話她都不接。

當時我為了還清江湖上的欠債,曾有過不少想法。起初心煩意亂,不知所措,異常鬱結!只想著怎樣才能擺脫罪鉤,破鏡重圓。我知道一定要與外面的關係斷絕,只是這樣做就得立刻償還所有債款;因此我厚著顏面再向媽媽和舅母借錢,還了十幾二十萬美元。幸好家人肯幫助,否則我仍要繼續走同樣的路。我實在不想再涉足偏門生意,那麼怎樣才可以做正當職業呢?有好幾個星期我每天就是睡覺、看錄影帶、吸煙,腦子裡一直想著該怎樣做;可惜想的盡是如何走捷徑,都是些錯誤方法。

大概過了兩三個月,我決定無論太太回來與否,我都得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設法找份正當職業;況且借了家人的錢,總要償還。於是我先去考了商業駕照,接著去做公車或運輸車司機。後來舅母建議我找份政府機構的工作,我就參加了一個郵差班。

上帝救恩臨到

我去一對基督徒夫婦的家裡上課,那先生在郵局工作,他們主要是幫助新移民應付郵局的考試。記得當時我染了紅頭髮,走路大搖大擺,說話不饒人,令人瞠目結舌,大概在座的基督徒都視我為另類。他們上課間中會唱唱詩歌,藉詩歌滲入一些福音信息,沒有直接向我傳講耶穌;有時吃點甜品,做些功課。那對夫婦很熱心,很有愛心,中秋節更邀請近百人到他們家後院舉行晚會,以外展傳福音。

那段時間每當工作過不了自己那關,不想繼續做下去時,總會湧出一些粗言穢語,很想另找工作。我常常想如此下去,怎會有前景?很奇妙,那位先生恰巧在那一刻致電給我,關心我工作的情況,為我禱告,其實我根本沒有主動聯絡他。回想起來,他實在是上帝差遣來關愛我、鼓勵我的天使!就這樣我再次接觸到福音,並學會了祈禱。我開始正式投入郵務工作,同時定期參加團契,逐漸明白真理,為自己之前所犯的罪痛悔,懇求主赦免並改變我的生命。

舅母和阿姨在我們夫妻分居的那段日子有聯絡我太太,所以當時太太住在布谷倫也去教會;後來我致電找她,她的態度漸漸軟化,終於願意與我復合,一家團圓,共同生活!我倆分居前後不到一年,2003年底幼子出生,實在感謝上帝!

2004年春天我參加了若歌教會主辦的一個佈道會,由滕張佳音師母領會。當會眾唱呼召詩《我知誰掌管明天》時,我的心被聖靈感動,決志歸信主耶穌。以前的我以為可以控制自己的前路,可以操縱一些東西;其實我能力有限,所知無幾,我所計算、所知道的都很有限!那一刻我以前所犯可怕的罪惡經歷一幕一幕湧現眼前──年幼時逃走、少年時聯群結黨爆竊俱樂部、在香港的士高多次生事;來到美國更有很多可怕的經歷,1993年底甚至有一次被人尋仇,那人用槍擊打我的頭部,槍支意外失火,我被送院縫了七針……

回顧那十幾年的人生旅程,讓我醒覺人的心靈實在很脆弱,很容易被利慾蒙蔽,胡作非為。人實在很渺小,絕不可能操控甚麼。我之所以能絕處逢新生,實在是上帝在冥冥中掌管我。祂提醒我、警告我,甚至懲戒我,一切有祂的安排、帶領、保守和拯救!如果沒有以上的經歷,我人生的轉捩點絕不會出現,更不會回轉歸向上帝。我深深覺得上帝一直在尋找我,所以2004年我決志相信主耶穌,2005年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生命全新改變

信主耶穌後,我內心真感到前所未有的平安,不再一天到晚擔驚受怕,也不再有壞人來招惹我;而最大的得著是做人有了目標,不再為一些短暫的東西而活。太太在信主耶穌之前本來有不少疑問不易解決,後來她看見我的改變,願意決志信主,並於2006年與我媽媽一同受洗,那是多麼美麗、感人的畫面!

感謝天上的父親接納我這個浪子,使我重獲新生;不過我感歎自己是家中唯一的兒子,我地上的父親已於2002年離世,看不見我悔改回頭,更沒有因我的改變而相信耶穌基督,像我的母親和太太一樣得著永生,這真是我人生最大的遺憾!

我一向知道自己有歌唱天分,但直至五年前才加入教會的詩班事奉。很感謝譚國昌博士教我主日學,讓我從中明白信徒參與事奉前,先要問清楚自己:「我是想顯揚自己,抑或想榮耀上帝?」之前我沒有清楚分辨自己的心態,到了弄清楚心態應該怎樣後才決定參加詩班。是的,我們凡事都要尋求上帝的心意,以蒙祂的悅納,這是我信主後最大的感悟。以前的我一直自我中心,首先想到的是對自己是否有利益;信主後上帝改變了我,不再時常只想著「我、我、我」,深知道無論我做甚麼,都是為了榮耀祂,不是為了自己。

現在我在事奉方面,主要是參加教會詩班和敬拜小組,間中參與布谷倫教會的外展佈道事工,並協助ESL(以英語為第二語言)學習班。工作方面,我在郵局從臨時工到派信員,後升為郵務組長,再升至郵務主管。感謝上帝在過去十年之間,不但改變了我的生命,更讓我在工作方面有很多晉升機會,見證並榮耀祂!

(余黃國凱採訪、整理)

本文章轉載自《中信》 月刊第676

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8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