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碎巴拿馬

容楚華

終於圓了出國夢

1987年我從中山醫科大學護士學院畢業後,分配到廣州市現在的中山二院當護士,並與同院口腔科的一位醫生相戀。當時受出國熱的影響,我們都想到國外去闖一闖。剛好男友的哥哥在巴拿馬已定居十多年,也在極力鼓勵他過去。就這樣男友於198810月離職去了巴拿馬,在他哥哥的五金鋪打工。19899月我有機會申請到巴拿馬的旅遊簽證,遂辭去醫院工作飛去那裡,並於11月舉辦了婚禮,婚後我們都住在先生的哥哥家裡。

巴拿馬講西班牙語,當地華人大多數是來自廣東的花都人,多講客家話。到了那裡,我一下子成了聾子和啞巴,只能在家裡做做家務。還好有先生的關心和呵護,日子過得還算美滿。

天有不測之風雲

198912月美國指責巴拿馬政府首腦諾列加跟哥倫比亞販毒集團有牽連,對巴拿馬發動武裝入侵。當時城市裡一片混亂,窮人瘋搶商場,大伯被迫關閉五金店,我們都住在店鋪的後面。有一天我們聽到撬鋪門的聲音,慌忙從後門逃離,甚麼也沒有帶走,有位好心的鄰居招呼我們逃進他的家。第二天清晨我們回家一看,店鋪和住家已被搶劫一空,連廁所蓋也被撬走了。我們抱頭痛哭,在國外發財的美夢被擊碎,那個情景至今難以忘懷。

因那個區的治安非常不穩定,我們只能去另外一個區向一位遠方親戚求助。他們是做雜貨鋪生意的,那個區相對有錢人比較多,治安還好。到了那裡,我們連換洗的衣服也沒有,很多親戚朋友就送來了衣服給我們更換。在親戚家度過了一個多月,我們本想等穩定一下就向親戚朋友借點錢回廣州,但怎樣也湊不夠那筆錢,當時一張機票差不多就要兩萬元人民幣。

不久,大伯向銀行貸到了款,重新裝修了那間五金鋪,於是我們又回到大伯的家居住,先生繼續在店裡上班。19909月女兒出生,我無法在外工作,仍然在家照顧孩子。有位遠房親戚開了一間洗衣店,離大伯的五金鋪很近,需要人看管,還提供住宿,我就接受了這份工作,全家也搬了過去。1993年在親戚朋友的幫助下,我們也開了一間小小的五金鋪。

現在回想起那段歲月,我們真應感謝上帝。在那戰爭動亂的環境下,祂保護我們的性命,又在困境中給我們出路,有穩定的工作。上帝藉著這些環境,不斷磨煉和塑造我們。

拜偶像求平安

自從有了自己的生意,日子就慢慢好了起來。那時我們經常會收到一些福音報紙和單張,但是我每次只是看一下就把它放在一邊了。在治安不好的巴拿馬,打劫、搶劫時有發生,當地華人都有拜偶像的習慣,以求平安,我也在家裡擺了偶像,早晚燒香。誰知道人手做的偶像都是虛假的,又怎能保護我們?求主憐憫和饒恕我們過去的無知。

1993年底我先生突然胃出血,好在送醫及時止住了血。醫生診斷出,年僅30歲的先生患有嚴重高血壓,有家族遺傳史,從此他需要長期服用降壓藥。1994年初先生回廣州探親,順便去中山二院做了一次全身檢查,結果一切正常,只是雙腎拍出的片子有點模糊,以為是造影劑打得不好或是醫生操作不好的原因,就沒有放在心裡。1995年底我們第二個孩子出生,生意也做得很順利,還投資了其他一些生意。2000年先生時常感覺全身無力及頭暈,在當地醫院也查不出甚麼問題。巴拿馬國家的醫療是免費的,但人太多。每次早上四點就要去排隊掛號,抽血或做一個檢查都要等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去私人醫院檢查雖快,但價格很貴。同年夏我們請朋友幫忙照顧生意,一家四口飛回廣州。先生立刻去醫院做了全身檢查,確診為腎衰竭。尿毒症一天天嚴重,接下來就要洗腎了。複診告知先生的病情,快則半年,慢則一年雙側腎將會完全失去功能,唯一的辦法就是做腎移植。那時在廣州能做腎移植手術的只有兩間醫院,排隊等腎的人很多。聽到這個消息,先生整個人都癱了,無力站穩;我也不知該用甚麼話語安慰他,只是不停地流淚。

我們留下兒子由廣州的老人照顧,我和先生帶著女兒回到巴拿馬,準備處理掉商鋪再回廣州定居治病;但回到巴拿馬只是先把五金鋪以外的其他生意處理了,沒有賣五金鋪,因為貸款的錢還沒有還清,而且先生的醫藥費、孩子的讀書和日常費用都沒有其他經濟來源。就在那一個月裡,先生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無奈之下我就勸他自己回去廣州治病,我和女兒留在巴拿馬,繼續做五金鋪生意。

夫妻信了主耶穌

先生回國後,我在家裡的那種空虛無助真的無法形容。我知道我不能倒下,孩子和先生都需要我,可是困苦和無助讓我寢食不安,在萬般無助下我突然想起平時看過的福音報紙。翻開它,看見上面寫著福音站聯繫的美國郵箱地址。當時我也不知從哪裡來的一股衝動,就給這個福音站寫了一封信。大概過了大半個月後的一個下午,有兩位60歲左右的華人男女,笑容和藹地進了我的店鋪,說他們是巴拿馬基督教會的韋饒元牧師和師母,剛從美國總部那邊收到我的信,問我有甚麼需要幫忙的。我一聽眼淚就嘩嘩地流下來,請他們坐下後就盡情地把心中的苦水全倒出來。他們安慰我,為我禱告,離開時還送我一本聖經和一本《荒漠甘泉》,教我如何按照日期看。我如獲至寶,天天堅持看,從中得了很多安慰。

韋牧師和師母每個星期都來探望我,幫我查考聖經中的馬太福音,向我講解耶穌基督十字架的救贖。原來我們世人都是罪人,是耶穌基督來作我們與上帝之間的中保,替我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祂的寶血洗淨了我們一切的罪過,讓我們能與上帝和好。剛開始聽並不理解,但是感覺每次查完聖經心情很舒服,有平安,每週我都盼望他們來探望。有一次上帝給了我亮光和感動,我表示願意信耶穌,於是韋牧師就帶我做了決志禱告。感謝主!上帝在患難中眷顧我,在萬民中揀選我成為祂的兒女。

沒想到第二天一早,先生打來電話告訴一個好消息,醫院已經找到了和他配對的腎源。當我把這消息告訴韋牧師,他算算13 個小時時差,說醫院通知我先生換腎和我決志信主是同一天時間。哈利路亞,感謝主!信主以後我不再憂愁,不再流淚,我可以禱告,知道有主耶穌作我的磐石,作我隨時的幫助,我常常感恩。我在弟兄姊妹面前作見證,參與教會的事奉,生活充滿了喜樂。2001年底我在巴拿馬基督教會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先生的手術做得很成功,而且術後平安地渡過危險的排斥期,身體恢復很快,並獨自回到巴拿馬。每週他都陪我和女兒一起去教會參加敬拜和查經,弟兄姊妹給了他和我們全家很多關心。不久,他也決志信了主耶穌。

全家終於團圓

因為先生須吃抗排斥藥,出境時憑醫生證明也只能帶足一個月的藥量。在巴拿馬又無法買到這種藥,一個月後他不得不再次回到廣州。

在廣州經過一段時間的身體恢復後,他在親戚朋友的幫助下承包了家附近一間民營綜合醫院。他有了經濟來源,就天天催我把五金鋪賣掉,回廣州好一家團圓。由於那時信主不久,信心不足,擔心他承包的醫院收入不穩定,他吃藥及家中其他開銷大,總想賺上一筆再回去。這樣一拖就是四年,直到2004年的一天,接到母親摔倒以致左肩粉碎性骨折而住院做手術的電話,我才在匆忙中將五金鋪賣給熟人並回到廣州,全家終於團圓了。

到廣州後,我很快找到一間教會。不久,我加入教會詩班,開始參與事奉。

主的恩典夠用

生活雖然穩定,但是家庭經濟開支很大,光先生每月就要吃幾千元的藥,憑他一人的收入遠遠不夠。我離開自己的本行已有14年,要重新就業必須再考護士上崗證,可是出國時戶口已經取消,無法參加考試,因此我天天跪著祈求上帝帶領。後來我按姊姊的建議,報讀了一個為期三個月的初級會計短期培訓班,也學會如何使用電腦和電腦編程的一些基本操作。結業後,我找到一家香港外貿公司在廣州辦事處的工作。公司急聘一位會西班牙語,同時要懂基本電腦操作的文員,感謝主,這個工作簡直就是為我預備的。

工作找到了,但我對外貿一點都不懂,加上我講的西班牙語都是日常用語,書寫一點都不會,所以剛開始時寫封郵件都非常吃力。於是我一年內自學完大學西班牙語兩年課程,大大提高了書寫能力。在工作中學到了很多外貿上的知識,但沒想到這家香港外貿公司因生意不好而取消了廣州辦事處。我接著找工作,把簡歷投到一家翻譯公司而被聘用。因為用電腦處理事務,所以大部分時間能在家上班,又可照顧年邁的父母。哈利路亞感謝主!仰望上帝,祂的恩典夠我用!

不僅如此,在我孩子回國求學的事上也充滿上帝奇妙的帶領。2004年回廣州時女兒只會英語和西班牙語,中文僅限於在家裡學到的一些廣東話,連自己的中文名字也寫得東倒西歪。已經在國外讀初二的她,只能從小學五年級開始讀。因沒有戶口,我們家附近的市重點小學需要付五萬元贊助費才可以上,我的兩個小孩加起來一共就是十萬人民幣,我們完全付不起,只能求上帝開恩。

上帝果然開門,校長答應免去我們兩個孩子的贊助費。原來我先生的醫院和學校屬同一個居委會,先生和該校的領導經常一起開會,經常來往,醫院對學校的師生看病也給了很多關照優惠。女兒的語文基礎是零,好幾個班主任都不願意接收她,怕影響他們班的平均成績;但是主耶穌為我們開道路,藉著家庭補習,孩子們的成績也都趕上來了。第二年女兒讀六年級的時候,作文多次被評為優秀作文,貼在學校的牆報上。小學畢業時她被評為廣州市優秀三好學生,後來也進入重點初、高中學校。

救恩臨到我的家人

回到廣州我們一直都是和我父母一起住,父母以前是拜偶像的,於是我天天提名為他們能信主耶穌禱告。只能信上帝真神,因「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12)後來教會的探訪組去我家傳福音,父母受感動做了決志禱告。禱告以後他們馬上把家裡的偶像全部清理了,並於20051218日雙雙在教會受洗成為上帝的兒女。信主耶穌後的老爸老媽充滿了喜樂,臉上總是掛著笑容,老媽常常跟她的老伙伴們講見證,說她現在信耶穌不拜偶像了,好喜樂很有平安。

2009年讀高中的女兒,憑著信心也接受了主耶穌並受洗歸入主名。2013年女兒去西班牙馬德里讀大學。去西班牙之前,我聯繫了巴拿馬教會的韋牧師,很快他為我女兒找到了學校附近的一家基督教教會,她就一直在這個教會參加聚會。畢業後回廣州工作,女兒也一直在教會參與詩班等事奉。

媽媽於2012年新春的年初九突然心肌梗塞,離開我們安息主懷。她的突然離世,使我們全家都陷入了極度的悲痛中,其中最悲痛的莫過於我的爸爸。他無法適應,茶飯不思,夜不能寐。那段時間我和姊姊天天陪伴在旁,陪他去喝茶、逛街、聊天,想盡各種方法消除他對媽媽的思念。幸好他每天早上都看聖經和《每日經歷神》這本靈修書。有一天早上,我起床就看見爸爸穿得整整齊齊,好像要出門的樣子。他對我說,不用再陪他去喝茶了,因為剛剛靈修時有一段分享讓他很有感動,書上這麼說:「即使每個人遺棄你,上帝仍不離開你,祂會看顧你到底。」這句話使他豁然心情舒坦,明白上帝一定會看顧他的。感謝主!上帝的安慰才是真真實實的安慰!

媽媽安息主懷,但是誰也沒有想到會有另外的收穫。在牧師主持的媽媽追思告別會上,教會裡有幾十個弟兄姊妹來參加,會上唱詩歌並有講道,沒有世俗的哭哭啼啼,一切都顯得那麼安靜安詳。很多還沒有認識上帝的親戚朋友會後紛紛詢問關於基督教的事,其中姊姊和哥哥嫂嫂最感興趣,他們平日裡也看見爸爸媽媽信主後生命的變化。會後午餐上,教會的思偉姊妹和桂芳姊妹非常有耐心地回答了我哥哥和姊姊所有關於信基督的提問,上帝把福音的種子播種在他們的心裡。感謝主,不久姊姊和哥哥一家四口參加了教會的慕道學習班,明白基督教的真理後信了主耶穌,並在2013年也接受了洗禮!

2001年我信主後,家裡相繼有12位親人信了主耶穌!上帝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上帝的恩典永遠數算不完。「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祢一切奇妙的作為。我要因祢歡喜快樂;至高者啊,我要歌頌祢的名!」(詩篇9:1-2)榮耀歸主名!

本文章轉載自《中信》 月刊第675

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8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