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病誤入泥潭

張蒙恩

我生長在一個教師之家,父母都是中學教師。他們老實純樸,善良勤勞,總是同情弱者,樂於助人。在我眼裡,他們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自小我就習慣聽從父母的話,總認為父母說的話肯定是不會錯的,當然也包括他們的人生觀、價值觀及信仰。

媽媽病急不投醫

在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媽媽被檢查出患有風濕性心臟病,且心臟的兩個瓣膜關閉不全,需要動手術換掉。當時我才十歲,兩個妹妹更小。那時候手術的成功率沒有現在高,父母考慮到我們年幼,怕出風險,決定吃藥維持。自那以後,在我印象中,媽媽總是很艱難地呼吸,常常住院。看到她在病痛中煎熬,我們三姊妹很小就懂事了。每天我早早帶著妹妹們去學校食堂買早餐,然後領她們上學。我們一起做家務,諸如做飯、洗碗、洗衣服等,盡量減輕父母的擔子。日子一天天過去,父母終於盼到我們三姊妹都上了大學,成家立業了。

19992月,在我和先生帶著兩歲的兒子從日本回國探親前兩年,父母在國內已經練上一種功。因媽媽心臟病復發多次被送往醫院急救,我小妹的一個學生家長聽說後,便來我家宣揚一種轉法輪的功,媽媽很快就被此功法及其教義所吸引。也許是邪靈控制人的作用,媽媽在那段較長的時間裡沒有發病,兩個妹妹在這之後也相繼加入他們的練功行列。我們一回到家,全家人都迫不及待向我們傳講他們的大法。先生對此反對,我也覺得是天方夜譚。不久先生一個人去了美國,我和兒子繼續留在父母身邊。日子一久,經不起他們軟磨硬纏,反正先生又不在身邊,我就這樣信上了這種功,每天隨他們一起練。因為遵守大法的教導,每逢遇到感冒生病,我都堅持不吃藥,不看醫生。

家庭捲入內戰中

同年9月初,我帶著兒子來到美國與先生團聚。初來乍到,我和兒子感覺處處新鮮,暫時不再練任何功了。新鮮勁一過,我趕緊又練起功來,還是堅持生病不去醫院看病。為這事我跟先生沒少爭吵過,有好多次都鬧到要離婚的地步。到後來為了孩子著想,都做了一些讓步,我就趁先生不在家時練功。雖然他總是曉之以理,但我把他的話全當作耳旁風。隨後兩年我因為要讀書,又生了第二個孩子,才無暇顧及練功。在此期間,我們過了一段相對平靜的日子。

但是在國內的家庭並不平靜,因中國政府將我們所練的功當作邪教打擊,到處抓捕。我們全家除我來美國之外,無一倖免都被捕入過監獄。父親及我小妹在出獄後被轉化不練了,但是媽媽和我大妹仍很堅定。

200212月我父母來美探親。那時候我們住在加州,先生失業後,在他們到來前又找到了一份在密西根州的工作,他幾乎每個週末都要坐飛機輾轉於兩州之間;而我又和媽媽一起練功了,過了一段時間父親也重新加入練功行列。

20033月我們全家搬到密西根州。我和父母三人一有時間就關著門討論和練功,常常冷落先生和孩子們。不滿情緒慢慢在先生的心裡醞釀,但他還是忍耐我們,盡量安排父母跟團旅遊,有時開車帶我們全家出行。好不容易熬到同年12月,也就是父母來美探親一年該回國的時候,先生本指望他們回去後,小家庭恢復正常生活,但沒想到整裝待發時,跟父母一起練功的幾個人來我家勸說他們留在美國,不要回去了,回去可能不安全。一想到他們又可能坐牢,我心裡也不寒而慄。父母在做了一番思想鬥爭後終於被他們說服,決定繼續留下來,我當然表示支持。

但晚上先生下班回來,一聽這事整個人都愣了。他馬上鮮明地表示反對,並陳述他們留美之後所面臨的困難;可是我們三人心意已決,沒有絲毫動搖。長期累積在先生心裡的不滿、憤怒、委屈及壓抑,終於如火山噴發,第一次對我父母說他們練的功是個邪教。平時一向溫和可親的父親一聽此話便一改常態,第一次拍著桌子對先生訓斥。先生後來跟我父母賠禮道歉,但他強調只道歉對我父母的態度,而不是為說邪教的話道歉。後來他態度緩和下來,對我父母說,他只是不希望我被影響,又解釋了他們繼續留下來後無醫保等現實困難。但父親的態度斬釘截鐵,他和媽媽申明他們不可能生病,隨後他們還立下字據表示,今後即使看病,費用也與我們無關。先生最後攤牌:如果他們執意想留下,希望今後分開住。我一聽心裡覺得這是在趕我父母走,於是提出我要跟他們一起住,這時候先生真正地絕望了。

意想不到陰轉晴

晚上先生一個人翻來覆去睡不著,後來乾脆起來在客廳走走坐坐,隨後就開車出去了。第二天早上他如常上班,卻在上班的時候忍不住流出淚來,並與他同事表示晚上回家要弄個魚死網破。同事勸說他至少要看在孩子們的份上,千萬不要衝動。他同事下午趕到我家看望我們,並告之情況。父親怕矛盾激化,就趕緊打電話給一個一起練功的朋友,把他接走了。先生的另外一個同事是教會的一位姊妹,聽說此事之後就連忙給牧師打了電話,下班之後就陪我先生一起去了牧師家。先生剛來密西根州時人生地不熟,也是這位姊妹帶他去這所華人教會的。去教會好幾個月,他雖然還沒有信主耶穌,但對基督教的信仰很感興趣。晚上我和媽媽都做好了各種思想準備,以為一場惡戰就要來臨。

正當我們焦急又惶恐地等他回家時,電話鈴響了,是先生打來的。萬沒想到,他在電話裡聲音出乎意料的平靜。他說他已在牧師家吃過晚飯了,正在回家的路上。到家後,他告訴我們他已經決志信主耶穌了。以後幾天,他簡直與從前判若兩人,變得溫和,不再咄咄逼人了。他從不能接受我父母到主動關心他們,一切變化讓我感到太神奇了!我們也安排父母搬到了老年公寓。

從那以後,我對教會緊閉的心門漸漸打開,而且因孩子們喜歡去,我就跟著他們一起去教會。在教會的慕道組一待就是幾年,上帝的話語如涓涓細流滋潤我心,先生的言傳身教對我也有很多幫助,我漸漸疏遠了練功。我開始思考:世上肯定有一位最高的神在主宰著我們,但到底是基督教所宣揚的三位一體的上帝,還是我們所練這種功的創始人?要一下子放棄原來的信仰,還需要一些時間及充足的理由。

上帝賜給我女兒

2005年我又經歷了一件事,讓我真切地體會到上帝的存在。那年元旦,我們全家人回國探親歸來,我意外地發現自己又懷孕了。當時我心裡真是懊惱透了,估計先生跟我也是一樣的心情,因為我們本來計劃只要兩個孩子,一想到懷孕過程的辛苦及今後的撫養,我就害怕。好不容易我盼到第二個兒子快四歲了,可以開始自由地做我想做的事情,潛意識裡我想到墮胎;但已是基督徒的先生知道不能墮胎,我也很猶豫,他想把這件事暫擱一邊,不去做決定,先禱告再說。第二天是星期天,當我們開車去教會經過一條小路時,有人舉著一個很醒目很大的牌子,上面用英文寫著:「停止墮胎」,我們都不約而同地看到了。我的天啊!上帝怎麼知道我們的問題?我心裡不由地一驚。就在這時,我八歲的大兒子問:「爸爸,abortion(墮胎)是甚麼意思?」先生跟他解釋說:「就是一個媽媽懷了小孩,但她不想要了,提前把小孩取出來。」兒子說:「那怎麼行,這不等於殺人嗎?」從那一刻起,我們頓時明白了,是上帝要賜這個孩子給我們。真是感謝上帝,藉著兒子和舉牌子的人告訴我們該如何處理這件事,這個孩子我們要定了。因為我們已有兩個兒子,我想起在懷孕之前,曾經和先生開過玩笑:如果能百分之百地保證第三個孩子是女孩,我還是願意要的,沒想到這第三個孩子竟真是女兒。上帝的恩典何其大,每當我看到我們那健康、活潑、可愛的小女兒,我就會由衷地感謝上帝。

媽媽病危我醒悟

2006418日那天孩子們不上學,我正帶著他們在圖書館借書,突然接到父親的電話,讓我趕快回去,說媽媽只能呼氣不能吸氣,快不行了。我腦袋一嗡,急忙帶著孩子往父母的公寓趕,邊哭邊給先生打電話,他讓我趕緊撥911。公寓裡有個老人已幫他們撥通了911,我和先生趕到時救護車也同時到。救護人員馬上將媽媽抬進救護車,她一路上由於嚴重缺氧已昏迷,且小便失禁。經過搶救她終於甦醒,醫生告訴我們說如果再晚一分鐘,就很難搶救了。其實媽媽前一天晚上就已經呼吸困難,爸爸和樓裡幾個練功的老人聚在一起對她發功。媽媽整晚未眠,艱難地熬到第二天中午,實在不能呼吸了,才讓爸爸打電話給我。這事促使我想一個問題:媽媽這麼死心塌地跟著她的師父練功,為甚麼她所練的功不能幫她病得醫治,反而惡化到病危?在此之前,就在我們住的城市發生過一件事,另一個練功的人因拒絕上醫院而病死在家裡。可憐第二天就是這位年輕母親的30歲生日,無論她的兩歲兒子再怎麼哭喊,也不能喚醒他的媽媽了。

從這以後,我開始懷疑所練的功,並嘗試跟著鄰居基督徒夫妻一起聚會查考聖經。終於在55日晚上,我完全向上帝打開心門,接受主耶穌作我生命的救主。先生別提有多高興,他邊說哈利路亞讚美主,邊激動地擁抱我。從此以後,我們夫唱婦隨,家裡的氣氛變得和諧快樂。每當領聖餐的時候,我的眼淚就會忍不住流出來。在約翰福音三章16節裡講到:「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每想到耶穌基督為了拯救世人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我就為之感動。我這個以前不認主的罪人,上帝竟顧念我,不撇下我,耐心地等著我悔改,給我這麼大的救恩。我真後悔當初為甚麼沒有早點接受這麼好的福音!

稱頌永遠歸真神

媽媽出院後,仍然堅持不看病,不吃藥。20075月她又開始肺積水,呼吸困難。我們多次提出要送她上醫院,但她說:「你們別害我,影響我修成佛。」後來她全身開始浮腫,我們看到她這樣白白受苦,真感到痛心又無能為力。7月我和先生在一個夏令會上迫切為她禱告,求上帝開她的心,願意去醫院就診。營會結束後我們直接到父母住的公寓,很高興媽媽真的願意求醫,住院後便被安排動手術換兩個人工瓣膜。父母擔心沒有醫療保險,醫藥費會很昂貴。上帝再一次顯出祂的奇妙大能,就在媽媽做手術的當天,她的醫療保險批下來了。上帝總是能做奇妙之工,一次次讓我們看到上帝在眷顧我們,藉此慢慢開導我們的心。不但如此,祂還不斷地差派教會弟兄姊妹熱切地為媽媽禱告。好多弟兄姊妹來到父母身邊,用上帝的話語不斷安慰他們。特別是媽媽做手術那天,我和爸爸在等待室焦急不安地守候時,教會的一位弟兄早早來到醫院陪我們,給我們買來午餐,為我們禱告。擔心害怕的八小時實在漫長,這位弟兄的陪伴帶給我們很多心裡的平安。

媽媽由於身體太弱,恢復極慢,進進出出加護病房多次,在醫院住了三個多月。期間所受的痛苦折磨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爸爸也日夜陪伴她辛苦至極。我每天帶著孩子跑醫院給爸爸送飯,上帝藉著媽媽的病痛讓我們一家人更團結,更懂得互相關愛。在媽媽住院期間,熱衷於佛教的小妹從中國來到美國,一見面就跟媽媽講佛經,但就在當晚,先生給她介紹聖經和主耶穌時,沒想到聖靈那麼快就進到她心裡動工,她當晚就隨我先生做了決志禱告。感謝主耶穌,第二天她就給媽媽傳福音,告訴她只有信耶穌才能得救。

上帝一直保守媽媽,也在父母心裡動工。從心臟手術之後,時隔十年的20176月,媽媽臨終前終於決志信了主耶穌,然後安靜地回到天家,這給我們莫大的安慰。如今,父親也願意隨我們一起去教會,我們仍然在為他早日信主耶穌而禱告。

這麼多年來,上帝都帶領我們全家一步一步地走過來。如果沒有來自上帝的平安和保守,我們真不敢想像這段艱難歲月如何渡過。「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慈愛的天父愛我們每一個人,「祂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詩篇103:10)「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祂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詩篇103:3-4)感謝上帝應允我們一人得救,全家蒙福。願所有的榮耀和稱頌都歸給我們這位創造天地萬物的主——獨一、全能、慈愛、公義的真神!

本文章轉載自《中信》 月刊第672

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8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