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而出

艾咪

从一个战场到另一个战场

十岁以前,我是奶奶心头的宝贝,一个无忧无虑非常快乐的孩子,每天围在她的身边转来转去。十岁那年,父母带着我们五个孩子离开了奶奶到外地安家。从此我告别了快乐的童年,开启往后和母亲几十年来微妙的关系与一连串的恶梦。她把对婆婆、丈夫不满的情绪,一股脑儿全发泄在我身上。她刻意疏远与讥讽我,什么不好的事都赖在我头上,使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十分孤单和自卑。我常常在半夜哭醒,对着母亲哭喊: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为了改变母亲对我的看法,不断讨好她似乎成为我生活的目标,但不论我多么努力都无法改变妳不好这个既定的成见。人们唾手可得的母爱,对我来说却是一种奢想和残缺。我盼望自己可以早日离开这个畸形的环境,当时傻傻地以为进入婚姻是离开母亲最快的方法,没想到婚姻也可能成为另一个战场。

1987年我怀揣满满的梦想,既兴奋又害怕地随着丈夫到美国陪读。年轻气盛的我们进入婚姻磨合期,虽有争执但也甜蜜,彼此还算相安无事。19923月我们买了房子,有了第二个孩子。丈夫工作稳定,公司包办绿卡,一切都非常顺利,我29岁就拥有了许多人辛苦多年还不一定可以得到的五子登科。就在志得意满飘飘然时,却忽然重重地跌落下来。那年九月公婆来访,这是我结婚以来第一次长时间、近距离和他们相处。我如临大敌、战战兢兢,几个星期下来筋疲力竭,却不知从何时开始,在言语或举止上让他们不高兴了。在妈妈只有一个,太太可以再娶的心态下,婆婆哭着要丈夫跟我离婚。丈夫招架不住,选择沉默,不与我沟通,铁了心要依从婆婆的吩咐和我离婚。这个炸弹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引爆了,我们辛苦建立的家园眼看瞬间就要分崩离析。我不敢告诉在台湾的父母,怕他们担心、责备。两个孩子一个三岁、一个六个月大,加上我们才搬到新区没多久,也没有什么朋友,很孤单无助,每天除了哭还是哭,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丈夫的心那么冰冷,冷到连一句话都不愿和我多说,日子那么难熬,这是怎样的一种人生?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濒临破碎的家遇到了特别的爱

十月的一天我买菜时,碰到了教会查经班的一位姊妹。这位萍水相逢的姊妹看见我的憔悴,马上联络负责关怀的姊妹让她们来探访我。以前丈夫工作的小组长是一位基督徒,每逢查经班聚餐或特别聚会,总会邀请我们去参加,有时不好意思拒绝就去过一、两次。听不懂这些人在说什么,但是他们的热情让我们不反感和排斥。不久,有两个姊妹来看我。知道我的难处以后,她们对我说:如果妳愿意,就能认识一位爱妳永不改变的好父亲、好朋友。她们引用许多圣经章节,谈到人与罪、人与上帝的事。说实话,当时我并不太明白她们所描述的上帝到底是怎样的一位神,但对这位上帝无条件全然接受罪人的爱,令长期生活在自卑、现在又束手无策的我十分向往。她们的出现,对我来说无疑是在黑暗中见到了一丝亮光。

我很喜欢在晚上看着四处的万家灯火,在微微的灯光下,每一家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我的原生家庭养成我自卑又负面的个性,我想逃离,计划一毕业就去日本念书;却因为男朋友临时决定出国,两人仓促结婚而打乱了我原本的计划,来到我从来没想过的美国。我以为只要我努力,就能紧紧抓住成功,尽全力打造属于我的家园,没想到这一切是如此不堪一击。我的人生轨迹一而再、再而三地改变,都不在我的掌握之中,到底什么才是永恒不变的?我一直追求爱,可是母亲的冷漠、朋友瞬间的翻脸,甚至在婚姻上,当初的甜蜜都能变成怨恨和苦毒,到底什么才是真正、完全的爱?当姊妹说到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时,我极度反感,十分不以为然。心想我既没偷盗,也没杀人放火,有什么罪呢?但是当她说嫉妒、毒恨、争竞等等也是罪时,圣灵光照我,原来在上帝的标准里,我是彻头彻尾的罪人,因为我恨母亲的不公平、婆婆的霸道、丈夫的狠心;我也嫉妒别人房子比我的大、车子比我的新、小孩比我的优秀……这个发现让我俯伏在上帝面前求祂赦免宽恕。虽然在此之前我对圣经不明白,别人讲什么也似懂非懂,模模糊糊,但是当我说愿意接受主耶稣成为我生命的主宰时,真真实实经历到什么是永恒不变、没有条件、宽恕接纳的爱。我相信这也是每位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共同的体验。

做了决志祷告后,我开始带着孩子们参加每周二的姊妹查经聚会。日子一天天过去,公婆、丈夫的立场依旧未变,但我却在圣经的教导与圣灵的带领下,一点一点地柔软下来,心中的重担越来越轻省,知道我不再是一个人孤苦无依,而是主耶稣基督陪我走过这死荫的幽谷。藉着对上帝的认识,我耐心等待祂的时间,我相信祂必要在我家行大神迹。果然,丈夫看到我的改变,也愿意一起去查经班认识上帝,隔年三月他也信了主耶稣。上帝奇妙地把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以祂的爱再度缝合,我们夫妻俩愿意在祂的带领下,给彼此一个机会,重新建立家园。11月在教会弟兄姊妹的见证与祝福下,我们一起接受了洗礼。

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信主耶稣后,通过不断研读圣经,靠着圣灵的能力,我每天一点一点在改变:

1.在夫妻关系方面:彼此还会有些争吵,曾经被丈夫无情抛弃的伤口还是会隐隐作痛;但是我们开始学习按着主耶稣的心意来经营婚姻生活,在不同的个性中寻求相处之道。刚开始真的很困难,但每逢心中开始埋怨对方、想要数落对方时,主耶稣就藉着圣灵提醒我:妳愿意因为爱我的缘故,也去爱他吗?想到主耶稣无条件接纳我,耐心等待我的回转,我又怎能要求丈夫照我的想法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呢?改变自己强如改变别人,我的态度就慢慢软化下来,愿意为主的缘故改变自己,接受对方的缺点。当我愿意照着上帝的话去做并坚持下去,上帝就记念我对祂的顺服。我发现以往认为是他的缺点反成了帮补我的优点,我开始享受自己的婚姻生活。回首来时路,我很感谢公婆,若不是他们,我不会放下骄傲,谦卑自己去认识接受上帝。若不是认识上帝,我无法坚持并努力去经营自己的婚姻与处理孩子的叛逆。

2.在教养儿女方面:我是军人子女,从小的教导就是以绝对服从为原则。父亲不会跟孩子讲道理,一个巴掌、一根藤条就直接挥扫过来;加上母亲对我的冷淡、讥讽,使我很长一段时间不会作母亲。虽然买了很多教养孩子的书,却完全是按照自己的喜怒哀乐来教养孩子。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品学兼优就酸得不得了。信主耶稣后,有时还是照着旧人的脾气来管教小孩,不同的是每次骂完孩子,圣灵就大大责备我,使我知道自己的方法不对,伤害到母女的关系。加上教会常常开教养儿女的课程,学习到当怒气来时,宁可安静停顿五秒钟也不要逞口舌之快,你就是……”的口头禅会造成孩子一生的阴影,我开始学习向孩子认错道歉。老大在大三时告诉我,上帝呼召她全职事奉,在校园里传福音。你们晓得,当别人家的孩子要走全时间事奉的道路,我会很高兴地祝贺他并感谢主耶稣;但是碰到自己的孩子,老实说我是高兴不起来的。不是说要念博士、考执照做心理医生吗?从小没有受过什么苦,现在却要到处募款以维持基本生活所需?但主耶稣没有计较我的埋怨和小信,祂加倍供应女儿一切生活所需,藉着服事,全方位地训练她。虽然女儿在宣教工场只有短短三年半的时间,却让我亲眼看见主耶稣的大能与供应,教会我和孩子更加倚靠祂。

3.在人际关系方面:因为没自信,所以老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过分在乎别人的感受,一个眼神、一句不经意的话,都能让我这颗玻璃心伤得体无完肤。因此我索性躲起来,尽量不与人接触,免得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好笑的是,信主后接下来的服事就是秘书工作,17年来和不同个性的同工打交道。这是我的短板,所以主耶稣很幽默的特别给我各种机会去操练,直到今日仍在学习从主耶稣眼中看自己、看别人。这里特别要提一下我与母亲的关系,以往我把能得到她的肯定作为人生最大的目标,她的一言一行随时都能牵动我的情绪,哪怕是她随口一提,我都尽量马上去满足她。我自己都清楚这是一种病态,可悲的是,无论我如何努力都得不到她的肯定。38岁那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问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只说了一句:因为妳不好!虽然心情是悲伤的,但是我却意外平静地承认和接受这个事实。从那时开始,我常常提醒自己,不再问母亲是不是接受我、肯定我,而是从心底里要对她好,做好自己该做的本分。当我不断地去学习操练,母亲的反应已逐渐不再左右我的情绪,这是信主后和母亲之间最大的一个突破,我的心完全得到释放和自由。多年的梦魇、委屈的泪水也随着主耶稣的安慰渐渐消失。

4.在面对困境方面:20048月我罹患了乳癌,我向上帝祷告求祂带领扶持,让我可以为祂作见证,见证一个有上帝生命的基督徒是如何面对并走过苦难。心愿发的很大,其实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也不晓得如何熬过一连串的治疗;但主耶稣奇妙地把我的注意力从病痛转移到与祂的关系上,让我在死荫幽谷里经历上帝全然的安慰与医治。一个半月进手术室三次,从第一次有点害怕,到最后一次与医生、护士们谈笑,带着上帝的赐福和平安上手术台。在化疗期间,不断抽血、验血、打白血球针,左手臂打了20几针,感觉好像手臂要废掉了,但我心中依旧感谢主耶稣。因为白血球指数太低不能做化疗,我还是感谢祂!丈夫看着我呕吐、反胃、发烧、疼痛、发炎,他原本的长脸就更长了,可是我告诉他,人能喜乐是因为知道感恩,虽然生病治疗过程很辛苦,但我心里非常喜乐,随时随处唱诗赞美感谢上帝。我珍惜祂给的一切,认真学习把我人生的主权交给祂来掌管。化疗过程中请丈夫帮我把稀疏的头发剃光,他和孩子都红了眼眶,我却能笑着安慰他们。

25年前接受耶稣为我个人的救主,这个信心的决定成为我这一生中最美的祝福。因为认识主耶稣,人看起来的许多苦难,却成为我个人蒙恩典与得福的管道。上帝藉着教会弟兄姊妹给了我很多关爱与帮助,让我有这些经历可以去帮助遭受同样景况的朋友,和他们一同哭泣、一同打气、一同祷告。长久以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像条丑陋的毛毛虫,认识上帝后,祂给了我第二次机会,能像破茧而出的蝴蝶,重新展翅飞翔。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就像《全新的你》这首诗歌中所唱的:“……耶稣能够叫一切都更新……耶稣能够改变你的曾经……耶稣能造一个全新的你。

本文章转载自《中信》 月刊第668

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17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