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難的饒恕

少芝

子女曾被父誤導

前夫生前沉溺賭海,負債累累,我曾是家暴受害人。有一次,我因他的虐打受了重傷,避居朋友家。當時兩個兒女還小,兒子剛16歲,女兒約13歲,我沒想過離婚,只知一次又一次原諒丈夫,誰知他變本加厲!

一直以來,我為了盡量保護子女,沒把原委詳情告訴他們,直至前夫由鄰居告發被捕,他們才瞭解父母的真實情況。

三母子同心面對

前夫服刑,我們母子三人心裡都有痛,只是各人所痛的不一樣。我是婚姻之痛,不明白自己竟做此選擇,以致落到這樣一個地步!我又對子女感到歉疚,讓他們承受這樣的後果,看著父親虐打我,更聽到父親經常撒謊。兒子曾報警以保護媽媽,前夫竟要我親手殺死自己的兒子,這些事兒子都親歷其境,親眼看到。

兒子長大後得到父親在賭場有龐大債務的所有證據,更明白是怎麼回事。女兒當時年紀小,一直就像一般女孩是「爸爸的小情人」,不許別人說她爸爸不好;然而「愛之深,恨之切」,她知道實情後,對父親的怨恨極深。前夫入獄後,我們母子三人同心面對,刻苦度日。兒子考進康奈爾大學,後來女兒入讀麻省理工學院,我再工作維持家計,並代夫還債款。

前夫帕金森病危

若干年後,前夫患上帕金森症,病情越來越嚴重,這期間他也偶爾與我們接觸。因他死不悔改,不斷毒罵子女,只知向他們要錢,我們都不再理他。前夫知道我和兒子的性格都比較溫和,2010年透過不同渠道通知我和兒子,他進了善終醫院,可沒有通知女兒,因當時她已是律師,她父親不敢接觸她;加上女兒為人耿直堅強,關係斷了就是斷了!女兒至今仍非常恨父親,填寫表格都不填父親的姓名,不隨父姓,而隨我的姓。那時兒女都已結婚,結婚時也不通知他們爸爸,怕他來添亂。

兒子得知父親病危,第一時間致電妹妹,告訴她父親已到人生末期,問她要不要去看他。女兒回應說:「我的天!我們都已經與他分開了,還去看他做甚麼!」兒子說:「我們應該去看看他,請求他原諒我們,我們也要原諒他。」女兒說:「為甚麼要求他原諒我,我做錯了甚麼要他原諒?他所做的一切都大錯特錯!帶來那麼多麻煩,令我們受了那麼多苦!」兒子說:「不錯,我們真的受了很多苦,但現在我們的情況多好,真要萬事感恩。」兄妹二人的態度很不同。

女婿對我兒子說:「你妹妹不肯去,我打算陪你去;可是她叫我不要去,因為我是外人。」兒子很欣賞妹夫願意陪他去。得知女婿願意代女兒做她不願做的事,我非常感動。

當時兒子32歲,已回到上帝身邊多年,懂得饒恕。之前在康大讀書,那裡有個很好的基督徒團契;畢業後出來工作,認識的女友也是基督徒,二人交往、結婚,妻子對他的影響很大,常勸勉他要原諒。昔日兒子親眼看見他父親虐打我致腳跛,要用拐杖助行,很可憐;又看見他爸兇巴巴地追殺我。現在自己畢業了,有一份好工作和美滿的家庭,妹妹畢業後當律師,媽媽的腳已行動如常,又有好職業,一切都好起來,加上夫妻又常同心禱告,漸漸將怨恨消除。他心想,地上的父親只有這一個,縱然他如何不是,始終是自己的生父。媳婦因要看顧他們的初生嬰兒,不便同去,他決定乘飛機去看父親,請他原諒自己多年沒有聯絡他。

我已原諒了前夫

兒子致電告訴我,他要一個人去看父親,只叫我為他禱告。我本想請假陪兒子去,但兒子說:「媽媽,妳已與他離異,況且不知道他現在的情況怎樣,恐怕他一旦老羞成怒,又折磨妳,妳還是不要去了。」

當時我已重回上帝身邊,從黑暗隧道走了出來,知道主耶穌是我唯一的倚靠,所以全然信靠祂,把主權交給祂。祂教我怎樣行我就怎樣行,不再像以前總是籌劃周全,部署前路,以期自己掌控一切。我真看見上帝一步一步帶領著我。記得姜武城牧師在我轉變時曾對我說:「妳要分清楚罪和罪人。」真的,罪人很可憐,我要為他禱告;但罪是上帝所厭惡的。我在查經時常思想何謂「罪」、何謂「罪人」,又常教導兒女要原諒他們的父親,原諒他這個人,因他被罪捆綁、侵蝕,很可憐!也許兒子聽了進去,但女兒仍未能明白,總是說:「既是罪人,就應該坐牢!黑白要分清楚,要麼有罪,要麼就無罪。」可歎我不能說服她!

兒子吃了閉門羹

兒子飛到拉斯維加斯,在善終醫院見到了年邁垂死的父親。當時他已到帕金森症末期,體內器官逐一衰竭,產生併發症,渾身疼痛,有時需注射嗎啡止痛。

前夫完全沒有心理準備,赫然看到十多年沒見面的兒子出現,震驚不已!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就大聲謾罵:「你那麼多年都不理我,害我今日這樣……。」說了一大堆話,盡是全世界虧負了他。

兒子對父親說:「現在我遠道來看你,是要求你原諒我,而我也要原諒你,將我們的關係修復。」他父親怒火中燒:「你有甚麼可以讓我原諒你?全都是你們的錯!你媽媽、妹妹,她們都對我不好,讓我淪落到這個地步,你們開心了?」他一直在大罵,不停地咒詛,不要聽兒子說話。

兒子說:「我真沒法跟你繼續講下去,我來不是要受你的咒詛!你之前搞出那麼多事,要我們一一去平息,至今你仍沒有半點悔疚,還在咒詛別人。真難受!我要走了!」兒子懷著一腔委屈離開了。

媳勸兒再去探父

兒子本打算第三日早晨離開;但他見父親如此反應,就致電妻子,要改機票立刻走。妻子勸他先到旅館休息片刻,吃點東西,好好睡一個晚上,看看明天情況怎樣。他接受妻子的提議,到旅館休息,吃過晚飯再致電妻子,一起禱告。禱告完了,決定先不改機票,看看明天情況如何。兒子雖然太疲累,又受打擊,那晚居然可以入睡。真感謝上帝!

翌日早晨,兒子決定再去看望父親。記起離開新澤西州前,我囑咐他晚上來我家取那本牧師以前送給他爸的聖經,帶去給他父親,並與他分享彌迦書六章8節:「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頭一天因父親一直在咒罵,根本沒機會交給他,打算再把那本聖經帶去。一進病房,父親又破口大罵。兒子把聖經遞給父親說:「這是你的聖經。」父親不要,繼續大罵。兒子告訴他:「你只會罵人,實在沒法與你溝通!我已結婚,有個兒子,你現在有孫兒了,妹妹剛結婚。就這樣,我走了!」他父親氣憤地大聲說:「走吧!」

兩個人都怒不可遏。兒子把孫子的照片和聖經放在他父親的床頭。到了樓下致電妻子,掛上電話就在樓下大哭一場,心想:「以後再不見他了!見到他,只有痛心,並引發他對我的咒詛,且咒詛全家。我去向他道歉,如果我有甚麼不是,請他原諒;但他的回應竟是那麼不可思議!現在我真要走了。」最終他又聽從妻子的勸解,先去吃午餐,再到外面走走。

兒子吃過午餐回到旅館,繼而禱告,跟著又去看他父親。這次再把聖經交給父親,父親仍是罵他,沒任何改變。由於父親大聲謾罵,鄰床的病人大受干擾,就罵他,於是父親趕兒子離開。兒子對護士說:「我以後不會再來,放棄了!縱然我是他的兒子,但很無奈!我明天一大早就飛回去,凡事拜託妳了。」

同心禱告功效大

回到旅館,晚上又與妻子同心在電話裡禱告。之後妻子對他說:「反正你也住了兩個晚上,忍受了那麼久。人生最後一次,你再去看他一眼,為他禱告吧,我們也為他禱告。」

兒子到機場前再去看了父親。甫抵醫院,護士對兒子說:「我真高興,你又來了。昨晚你爸爸問我可否替他買個相框,好將孫兒的照片鑲起來。」兒子把錢交給護士,請她代辦,跟著進病房見他父親。這次他父親竟說了不少話:「我的一生做了兩件錯事,一是撒謊和不忠,二是家暴。」但沒有承認賭博,欠下巨債的錯事,之後還說了一大堆話。

兒子事後告訴我,他父親承認那兩個錯誤之後,面容跟之前很不一樣,緊繃的臉完全放鬆了!他看見父親完全得釋放!在過程中,由於疼痛不絕,護士來為他打針,之後就昏昏迷迷的。兒子拉著父親的手,互相對望,都淌著淚,深知這是最後一面!兒子在這景況,還可以做甚麼呢?三番五次見父親,是求父親原諒他,他也原諒父親。既然父親肯認罪,父子又拉著手流淚,這已是很好的了!兒子因要趕飛機,就與父親道別。走出醫院,內心傷痛至極,又在樓下大哭,然後開車前往機場。

禱告中前夫離世

兒子抵達家門立刻致電妹妹,把所有的情況都告訴她,叫她去他家一聚。女婿鼓勵女兒去見哥哥,瞭解究竟是怎麼回事,她就去了。女兒途中致電給我,當時我正在教會帶領餐館團契的弟兄姊妹唱詩歌,之後回女兒電話說:「現在已11時多,太晚了,妳不要過來新州,待明天一起見面吧。」跟著我致電兒子,叫他好好睡一晚。說真的,我內心也有點忐忑不安,很想立刻去見兒子,以瞭解情況。

翌日天未亮,我就開車去兒子家,女兒和兒子他們兩對夫婦已在傾談。等我到時,兒子再將所有情況複述一遍。之後,一家人抱著痛哭!兒子說父親很痛苦,我問他可以為他做些甚麼,兒子建議我們一起為他父親禱告。兒子禱告說:「求上帝盡快接他走。」我很驚訝兒子竟希望父親早點去世!兒子說:「不是的,既然他肯認錯,知道自己有錯,跟以前的態度很不同;現在他那麼痛苦,求上帝盡快接他走好了。這對他是個解脫!」我們繼續同心禱告,在禱告中電話鈴聲響起,對方告訴我們,前夫已離世!

兒子從中領悟多

兒子說:「很感恩!當時我有如此勇氣,又一直得到妻子的支持,與我同心祈禱,求主耶穌加力量支持我去見父親。不錯,我內心仍有憤怒,之前他令我們家支離破碎,要面對那麼多患難;他一個人犯錯,令全家受罪。他傷害人,虐打媽媽致腳跛,又用刀子企圖刺傷人。我們能克服那麼多苦難,能原諒他,我感到一大釋放!當然,我不能看透父親內心的感受,但看見他的面容和表情,覺得他已得著解脫,我親眼看見解脫是這個樣子的。我從這件事學到很多東西,親眼看見何謂釋放和饒恕。我不再追究過去的一切,要進一步去體諒父親的痛苦。見到他肯謙卑下來,承認自己的過錯,這是一件好事。他承認多少,肯做多少,待上帝去判斷好了。」

兒媳跟著說:「我也很感恩!當時我也不曉得該怎樣做,但我確信禱告的功效。我們雖不知下一步會怎樣,但確信縱然我們不能,主耶穌卻凡事都能。」

那天兒子本要上班,得悉父親去世就立刻致電向公司請假,訂機票飛去為父親辦理後事。他叫我不用去,因他父親的家人仍在仇視、謾罵我,所以建議我留在新州為一切禱告。兒子為父親辦完後事,把骨灰送返台灣,再回新州,疲累極了!

懇切為女兒祈禱

女兒的感受與她哥哥很不同。家庭發生不愉快事情的初期,她一直站在父親那邊。父親很疼惜女兒,女兒也很愛父親,她父親曾對她說:「即使我騙盡全世界,也不會騙妳,因我最疼妳,他們全是誣衊我。」當時僅十二、三歲的女兒非常相信她爸的話,還指責我和她哥哥,覺得父親很冤枉,後來才知道她父親連對她說的那句話也是謊言。

女兒日後恨她父親入骨!我再次站起來後,常提醒她要包容,多祈禱,心中的恨才會消除;但她至今仍未做到,更不喜歡我們提醒她,即使哥哥、嫂嫂提起父親,她也說:「那個人不值得提。」也許由於她尚未接受主耶穌,始終未能從怨恨中走出來,所以不能接受不愛我們的人。主耶穌教導我們要愛世人,要知道我們自己也是罪人;但她未接受主,不覺得自己有甚麼罪。公司知道她父親去世,給她假,她就一個人去中央公園蹓躂,心想:「還要去悼念這樣的一個人嗎?有甚麼理由要記念他?」我只能每天懇切為她祈禱,期望她有一天接受主耶穌,可以從怨恨中釋放出來。

兒子則用那個假去為他父親辦後事,並為父親和家人祈禱,更警惕自己不要犯與父親同樣的錯。在我兩個兒女身上,實在看到他們信主耶穌與不信主耶穌的明顯分別。

人愛那些愛我們的人,是容易的;但有些人你愛他,他只愛自己,我們就得往前跨一步了。在人生中會遇到一些苦痛,但靠著主耶穌,我們就可以學到很多寶貴的功課。

(余黃國凱採訪、整理。本文是作者發表於《中信》月刊總655期〈我曾是家暴受害人〉的續篇,上文中作者前夫去世筆錄有誤,以本文為準,特此致歉。)

本文章轉載自《中信》 月刊第667

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7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