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饶恕

少芝

子女曾被父误导

前夫生前沉溺赌海,负债累累,我曾是家暴受害人。有一次,我因他的虐打受了重伤,避居朋友家。当时两个儿女还小,儿子刚16岁,女儿约13岁,我没想过离婚,只知一次又一次原谅丈夫,谁知他变本加厉!

一直以来,我为了尽量保护子女,没把原委详情告诉他们,直至前夫由邻居告发被捕,他们才了解父母的真实情况。

三母子同心面对

前夫服刑,我们母子三人心里都有痛,只是各人所痛的不一样。我是婚姻之痛,不明白自己竟做此选择,以致落到这样一个地步!我又对子女感到歉疚,让他们承受这样的后果,看着父亲虐打我,更听到父亲经常撒谎。儿子曾报警以保护妈妈,前夫竟要我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这些事儿子都亲历其境,亲眼看到。

儿子长大后得到父亲在赌场有庞大债务的所有证据,更明白是怎么回事。女儿当时年纪小,一直就像一般女孩是爸爸的小情人,不许别人说她爸爸不好;然而爱之深,恨之切,她知道实情后,对父亲的怨恨极深。前夫入狱后,我们母子三人同心面对,刻苦度日。儿子考进康奈尔大学,后来女儿入读麻省理工学院,我再工作维持家计,并代夫还债款。

前夫帕金森病危

若干年后,前夫患上帕金森症,病情越来越严重,这期间他也偶尔与我们接触。因他死不悔改,不断毒骂子女,只知向他们要钱,我们都不再理他。前夫知道我和儿子的性格都比较温和,2010年透过不同渠道通知我和儿子,他进了善终医院,可没有通知女儿,因当时她已是律师,她父亲不敢接触她;加上女儿为人耿直坚强,关系断了就是断了!女儿至今仍非常恨父亲,填写表格都不填父亲的姓名,不随父姓,而随我的姓。那时儿女都已结婚,结婚时也不通知他们爸爸,怕他来添乱。

儿子得知父亲病危,第一时间致电妹妹,告诉她父亲已到人生末期,问她要不要去看他。女儿回应说:我的天!我们都已经与他分开了,还去看他做什么!儿子说:我们应该去看看他,请求他原谅我们,我们也要原谅他。女儿说:为什么要求他原谅我,我做错了什么要他原谅?他所做的一切都大错特错!带来那么多麻烦,令我们受了那么多苦!儿子说:不错,我们真的受了很多苦,但现在我们的情况多好,真要万事感恩。兄妹二人的态度很不同。

女婿对我儿子说:你妹妹不肯去,我打算陪你去;可是她叫我不要去,因为我是外人。儿子很欣赏妹夫愿意陪他去。得知女婿愿意代女儿做她不愿做的事,我非常感动。

当时儿子32岁,已回到上帝身边多年,懂得饶恕。之前在康大读书,那里有个很好的基督徒团契;毕业后出来工作,认识的女友也是基督徒,二人交往、结婚,妻子对他的影响很大,常劝勉他要原谅。昔日儿子亲眼看见他父亲虐打我致脚跛,要用拐杖助行,很可怜;又看见他爸凶巴巴地追杀我。现在自己毕业了,有一份好工作和美满的家庭,妹妹毕业后当律师,妈妈的脚已行动如常,又有好职业,一切都好起来,加上夫妻又常同心祷告,渐渐将怨恨消除。他心想,地上的父亲只有这一个,纵然他如何不是,始终是自己的生父。媳妇因要看顾他们的初生婴儿,不便同去,他决定乘飞机去看父亲,请他原谅自己多年没有联络他。

我已原谅了前夫

儿子致电告诉我,他要一个人去看父亲,只叫我为他祷告。我本想请假陪儿子去,但儿子说:妈妈,妳已与他离异,况且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怎样,恐怕他一旦老羞成怒,又折磨妳,妳还是不要去了。

当时我已重回上帝身边,从黑暗隧道走了出来,知道主耶稣是我唯一的倚靠,所以全然信靠祂,把主权交给祂。祂教我怎样行我就怎样行,不再像以前总是筹划周全,部署前路,以期自己掌控一切。我真看见上帝一步一步带领着我。记得姜武城牧师在我转变时曾对我说:妳要分清楚罪和罪人。真的,罪人很可怜,我要为他祷告;但罪是上帝所厌恶的。我在查经时常思想何谓、何谓罪人,又常教导儿女要原谅他们的父亲,原谅他这个人,因他被罪捆绑、侵蚀,很可怜!也许儿子听了进去,但女儿仍未能明白,总是说:既是罪人,就应该坐牢!黑白要分清楚,要么有罪,要么就无罪。可叹我不能说服她!

儿子吃了闭门羹

儿子飞到拉斯维加斯,在善终医院见到了年迈垂死的父亲。当时他已到帕金森症末期,体内器官逐一衰竭,产生并发症,浑身疼痛,有时需注射吗啡止痛。

前夫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赫然看到十多年没见面的儿子出现,震惊不已!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就大声谩骂:你那么多年都不理我,害我今日这样……说了一大堆话,尽是全世界亏负了他。

儿子对父亲说:现在我远道来看你,是要求你原谅我,而我也要原谅你,将我们的关系修复。他父亲怒火中烧:你有什么可以让我原谅你?全都是你们的错!你妈妈、妹妹,她们都对我不好,让我沦落到这个地步,你们开心了?他一直在大骂,不停地咒诅,不要听儿子说话。

儿子说:我真没法跟你继续讲下去,我来不是要受你的咒诅!你之前搞出那么多事,要我们一一去平息,至今你仍没有半点悔疚,还在咒诅别人。真难受!我要走了!儿子怀着一腔委屈离开了。

媳劝儿再去探父

儿子本打算第三日早晨离开;但他见父亲如此反应,就致电妻子,要改机票立刻走。妻子劝他先到旅馆休息片刻,吃点东西,好好睡一个晚上,看看明天情况怎样。他接受妻子的提议,到旅馆休息,吃过晚饭再致电妻子,一起祷告。祷告完了,决定先不改机票,看看明天情况如何。儿子虽然太疲累,又受打击,那晚居然可以入睡。真感谢上帝!

翌日早晨,儿子决定再去看望父亲。记起离开新泽西州前,我嘱咐他晚上来我家取那本牧师以前送给他爸的圣经,带去给他父亲,并与他分享弥迦书六章8节: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头一天因父亲一直在咒骂,根本没机会交给他,打算再把那本圣经带去。一进病房,父亲又破口大骂。儿子把圣经递给父亲说:这是你的圣经。父亲不要,继续大骂。儿子告诉他:你只会骂人,实在没法与你沟通!我已结婚,有个儿子,你现在有孙儿了,妹妹刚结婚。就这样,我走了!他父亲气愤地大声说:走吧!

两个人都怒不可遏。儿子把孙子的照片和圣经放在他父亲的床头。到了楼下致电妻子,挂上电话就在楼下大哭一场,心想:以后再不见他了!见到他,只有痛心,并引发他对我的咒诅,且咒诅全家。我去向他道歉,如果我有什么不是,请他原谅;但他的回应竟是那么不可思议!现在我真要走了。最终他又听从妻子的劝解,先去吃午餐,再到外面走走。

儿子吃过午餐回到旅馆,继而祷告,跟着又去看他父亲。这次再把圣经交给父亲,父亲仍是骂他,没任何改变。由于父亲大声谩骂,邻床的病人大受干扰,就骂他,于是父亲赶儿子离开。儿子对护士说:我以后不会再来,放弃了!纵然我是他的儿子,但很无奈!我明天一大早就飞回去,凡事拜托妳了。

同心祷告功效大

回到旅馆,晚上又与妻子同心在电话里祷告。之后妻子对他说:反正你也住了两个晚上,忍受了那么久。人生最后一次,你再去看他一眼,为他祷告吧,我们也为他祷告。

儿子到机场前再去看了父亲。甫抵医院,护士对儿子说:我真高兴,你又来了。昨晚你爸爸问我可否替他买个相框,好将孙儿的照片镶起来。儿子把钱交给护士,请她代办,跟着进病房见他父亲。这次他父亲竟说了不少话:我的一生做了两件错事,一是撒谎和不忠,二是家暴。但没有承认赌博,欠下巨债的错事,之后还说了一大堆话。

儿子事后告诉我,他父亲承认那两个错误之后,面容跟之前很不一样,紧绷的脸完全放松了!他看见父亲完全得释放!在过程中,由于疼痛不绝,护士来为他打针,之后就昏昏迷迷的。儿子拉着父亲的手,互相对望,都淌着泪,深知这是最后一面!儿子在这景况,还可以做什么呢?三番五次见父亲,是求父亲原谅他,他也原谅父亲。既然父亲肯认罪,父子又拉着手流泪,这已是很好的了!儿子因要赶飞机,就与父亲道别。走出医院,内心伤痛至极,又在楼下大哭,然后开车前往机场。

祷告中前夫离世

儿子抵达家门立刻致电妹妹,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她,叫她去他家一聚。女婿鼓励女儿去见哥哥,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就去了。女儿途中致电给我,当时我正在教会带领餐馆团契的弟兄姊妹唱诗歌,之后回女儿电话说:现在已11时多,太晚了,妳不要过来新州,待明天一起见面吧。跟着我致电儿子,叫他好好睡一晚。说真的,我内心也有点忐忑不安,很想立刻去见儿子,以了解情况。

翌日天未亮,我就开车去儿子家,女儿和儿子他们两对夫妇已在倾谈。等我到时,儿子再将所有情况复述一遍。之后,一家人抱着痛哭!儿子说父亲很痛苦,我问他可以为他做些什么,儿子建议我们一起为他父亲祷告。儿子祷告说:求上帝尽快接他走。我很惊讶儿子竟希望父亲早点去世!儿子说:不是的,既然他肯认错,知道自己有错,跟以前的态度很不同;现在他那么痛苦,求上帝尽快接他走好了。这对他是个解脱!我们继续同心祷告,在祷告中电话铃声响起,对方告诉我们,前夫已离世!

儿子从中领悟多

儿子说:很感恩!当时我有如此勇气,又一直得到妻子的支持,与我同心祈祷,求主耶稣加力量支持我去见父亲。不错,我内心仍有愤怒,之前他令我们家支离破碎,要面对那么多患难;他一个人犯错,令全家受罪。他伤害人,虐打妈妈致脚跛,又用刀子企图刺伤人。我们能克服那么多苦难,能原谅他,我感到一大释放!当然,我不能看透父亲内心的感受,但看见他的面容和表情,觉得他已得着解脱,我亲眼看见解脱是这个样子的。我从这件事学到很多东西,亲眼看见何谓释放和饶恕。我不再追究过去的一切,要进一步去体谅父亲的痛苦。见到他肯谦卑下来,承认自己的过错,这是一件好事。他承认多少,肯做多少,待上帝去判断好了。

儿媳跟着说​​我也很感恩!当时我也不晓得该怎样做,但我确信祷告的功效。我们虽不知下一步会怎样,但确信纵然我们不能,主耶稣却凡事都能。

那天儿子本要上班,得悉父亲去世就立刻致电向公司请假,订机票飞去为父亲办理后事。他叫我不用去,因他父亲的家人仍在仇视、谩骂我,所以建议我留在新州为一切祷告。儿子为父亲办完后事,把骨灰送返台湾,再回新州,疲累极了!

恳切为女儿祈祷

女儿的感受与她哥哥很不同。家庭发生不愉快事情的初期,她一直站在父亲那边。父亲很疼惜女儿,女儿也很爱父亲,她父亲曾对她说:即使我骗尽全世界,也不会骗妳,因我最疼妳,他们全是诬蔑我。当时仅十二、三岁的女儿非常相信她爸的话,还指责我和她哥哥,觉得父亲很冤枉,后来才知道她父亲连对她说的那句话也是谎言。

女儿日后恨她父亲入骨!我再次站起来后,常提醒她要包容,多祈祷,心中的恨才会消除;但她至今仍未做到,更不喜欢我们提醒她,即使哥哥、嫂嫂提起父亲,她也说:那个人不值得提。也许由于她尚未接受主耶稣,始终未能从怨恨中走出来,所以不能接受不爱我们的人。主耶稣教导我们要爱世人,要知道我们自己也是罪人;但她未接受主,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罪。公司知道她父亲去世,给她假,她就一个人去中央公园蹓跶,心想:还要去悼念这样的一个人吗?有什么理由要记念他?我只能每天恳切为她祈祷,期望她有一天接受主耶稣,可以从怨恨中释放出来。

儿子则用那个假去为他父亲办后事,并为父亲和家人祈祷,更警惕自己不要犯与父亲同样的错。在我两个儿女身上,实在看到他们信主耶稣与不信主耶稣的明显分别。

人爱那些爱我们的人,是容易的;但有些人你爱他,他只爱自己,我们就得往前跨一步了。在人生中会遇到一些苦痛,但靠着主耶稣,我们就可以学到很多宝贵的功课。

(余黄国凯采访、整理。本文是作者发表于《中信》月刊总655期〈我曾是家暴受害人〉的续篇,上文中作者前夫去世笔录有误,以本文为准,特此致歉。)

本文章转载自《中信》 月刊第667

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17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