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行一致的三叔父何天擇

何正中

我三叔父本名何其義,祖父對他的期望是因相信耶穌基督而稱義,並有義行。後來三叔父為感謝上帝揀選他,而取了筆名何天擇。

好學不倦

三叔父出生於浙江省溫州的一個農村,出生時身體瘦小,體弱多病;又因為家貧,營養不足,個子長不高。由於是小兒子,上面有個才思敏捷、伶牙俐齒兼受父母寵愛的大哥,說話輪不到他,故此性情沉默,曾被祖父訓斥:「你是啞巴?!」三叔父聽了不生氣也不受傷,只低聲回答:「爸爸,我不愛說話,但是心裡甚麼都明白!」他是一個品性純良的人。

三叔父小時就讀於家鄉一間由宣教士開設的學堂。一天,老師授課的時候,一個同學看見窗外有飛機橫空掠過,不覺驚呼一聲:「飛機!」這群鄉村孩子沒見過世面,聽說「飛機」便一哄而起,衝到操場裡去看飛機。可惜太遲,飛機已經遠去。回到教室,老師問同學們:「你們看到甚麼沒有?」孩子們七嘴八舌地回答:「甚麼都沒看到。」「空的!」「只看到天空。」老師說:「你們如果不專心學習,裡面也是空的,甚麼都沒有。」老師這一番話,三叔父銘記在心,畢生身體力行。以後無論求學,長大後對待事業、妻子、家庭和信仰,都專注用心,以致在人生這幾個最重要的環節上,都稱得上是一個成功的人。

後來這間小學關了門,因為宣教士不願意領導全體師生向國家元首的肖像鞠躬。三叔父失學在家以後仍好學不倦,看書自修。他是個自律的人,父親何漱芳(我爺爺)是牧師,大哥何其美(我父親)唸英語和醫學,他就翻看他們的書,由此培養了一生愛看書的好習慣。後來他再進學校,並到藥房裡做學徒,終於在1939年考進貴州安順縣軍醫大學修讀藥劑學。畢業後,因成績優異,獲校方邀請留校做助教。

不久,二叔父的生意需要人手,就把他拉了過去,幫忙購買和推銷攝影器材。三叔父為人勤懇,二叔父稱讚他絕對可靠。公司的生意很好,三叔父的收入相當優厚;但是他志不在此,他計劃赴美國繼續學業。1947年三叔父臨行前來我們家小聚,當年我年僅五歲,至今還依稀記得他幾次鼓勵我效法爺爺相信耶穌,要認罪、禱告,長大後為上帝作見證等。

因信蒙福

三叔父自幼聽信福音,但是一直到十六、七歲做學徒的時候,宋尚節博士到他的家鄉佈道,他才恍然大悟自己是一個罪人,需要耶穌基督的救恩,於是認罪悔改,歸信耶穌基督。自此渴慕真道,上大學時更積極服事,與基督徒同學們建立了深厚的情誼。

1951年三叔父回香港處理一些業務。經長輩介紹,認識了基督徒女教師黄妙玲,就是後來的三叔母。三叔母畢業於上海聖約翰大學,主修教育。那時適逢中國政權易手,上海很多教會學校關門,三叔母聽從父母親的意見,來到當時的英國殖民地香港,找到了教師的工作。想不到就在這彈丸之地與從美國回來的三叔父相遇,真是千里姻緣一線牽,是上帝的安排。三叔父和叔母都出身於敬虔的基督徒家庭,也都熱心愛主,兩人的交往得到家長祝福,順利由戀愛步入婚姻。那是1952年。

婚後,三叔母要辦理移民手續。按一般人的做法,三叔父應該先回美國,留下三叔母一個人辦理移民手續;但是三叔父遵守聖經上的教訓:作丈夫的要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體(參以弗所書5:24-29)。他不願意留下新婚妻子獨自一人料理這些繁雜的事,而且按照聖經教訓,夫妻兩個人不應該分開(參哥林多前書7:5),他便毅然留了下來,陪伴妻子。想不到轉眼就是四年,他們在香港生了兩個兒子,期間三叔父在香港找到工作。直到1956年才全家移民美國,定居於洛杉磯,並參與當地教會。

1957年他們的第三個兒子出世。按聖經的說法,「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詩篇127:3)可是對新移民來說,多一個孩子,肩頭上的擔子就多一個。起初,三叔父還以為可以做點小生意維持家計,哪裡知道身處異鄉,人地生疏,很不容易。感謝上帝,聖經上還有一句:「……賢慧的妻是耶和華所賜的。」(箴言19:14)三叔母是賢慧的妻子,她依從上帝創造女人的心意,幫助自己的丈夫。當生意失敗,生活捉襟見肘之時,她不但沒有半句怨言,而且順服支持丈夫,省吃儉用,與丈夫同甘共苦,並用上帝的話管教孩子,帶領他們認識耶穌。後來三叔父在妻子的鼓勵下,放下心裡的憂慮,進入南加州大學,完成藥劑學博士學位,通過專業考試,成為藥劑師,一家五口的生活才得以改善。

使人蒙福

三叔父知道,上帝給他的福氣不是叫他獨享,而是讓更多人蒙福。所以生活安定以後,就幫助親屬移民,甚至有一段時間竭盡心力,多上班一天,為的是在經濟上有餘力助人。

生活雖然那麼繁忙,三叔父並沒有忘記上帝。他比以前更熱心,爭取工餘時間的每分每秒去研究創造論和進化論,以及信仰和科學的和諧。他加入學社,看很多書,常與人切磋,然後開始他人生的第二個事業:撰寫很多科學和信仰的文章,用他的筆堅固很多人的信心。

三叔父也沒有忘記自己的家,他和叔母天天帶領孩子做禮拜,讀聖經,禱告,聽上帝的話,孝敬父母。他們的心血結出了豐美的果子,三個兒子的三個家庭成員全都相信耶穌,其中一個孫子還作了傳道人,讓三叔父十分高興,引以為榮。後來,當三叔父患病回天家以後,兒孫們以及教會的弟兄姊妹,和好幾個親友,都常來看望、代禱、幫忙,扶持三叔母走過這一段生離死別的傷痛路程。

記得197610月中國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噩夢結束之時,我們可以與海外親友通信,三叔父率先致函給我父母,此後與我書信往返不絕。一九八〇年代初,三叔父回到闊別30多年的故土,帶來了幾十本小聖經送給親友。在兩天兩夜的相伴長談中,他給我留下刻骨銘心的印象。他的所言所談都是正經話,我向他請教信仰:「上帝願意人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為何進天堂的人是少數?」他答:「有人不願意認罪悔改;有人不明白上帝的大愛和救贖計劃。」我問:「天堂在哪裡?」他答:「在肉眼看不到的靈界中。」我再問:「上帝能造一塊祂自己都舉不起來的大石嗎?」他說:「這問題不合邏輯,好比問:『上帝能畫一個圓的方形嗎?』『上帝能把虔誠信祂的人下地獄嗎?』」有一回,我們在十字路口遇到紅燈,有兩三個路人見左右沒有車輛,就闖紅燈前行;我正準備跨步,不料被三叔父制止,說應當遵守交通規則。我無意識地吐了口痰,他見狀立即掏出衛生紙去擦,我趕緊搶過紙來,慚愧地擦乾這口痰,輕聲地說:「我們大陸人素質太低,隨地吐痰是常事。」三叔父說:「聖經裡有段經文:『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路加福音16:10)」他對我偶而有點批評,但言詞十分誠懇,使我深感他真心為我好。

在離滬告別的座談會上,三叔父面向20多人對信仰的提問,都一一做了合情合理的回答。例如有人問:「美國是基督教國家,為何犯罪的人也很多?」三叔父回答:「一則有不少人是掛名基督徒;二則美國人犯罪,國家從實公佈。」有人問:「主耶穌的寶血永遠有效嗎?」他答:「永遠有效,一直到耶穌基督第二次榮耀降臨,或我們離世,救恩的門才會關閉。」又有人問:「上帝說:『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耶利米書29:13)怎樣才算專心?」他答:「凡事以上帝為目標,把上帝放在世界上任何人和事物的首位。」這時的三叔父,在海外華人基督徒中已是著名作家,在教會裡又是執事,還擔任了美國中國信徒佈道會(本刊母機構)董事多年,並在神學院講授科學證道的課程;但是他還對我們說自己對聖經認識還不夠,真是一個謙卑的人。難怪人們一致誇他是傑出的楷模,活出了基督的樣式,是一位多行公義,說得少,做得多,多結善果,並領多人信耶穌的基督徒。我自己和我父親,以及我的孫子,都是由他帶領認識耶穌的。

三叔父晚年因患重病,身體十分孱弱,但是他仍筆耕不絕,帶病寫作,在《中信》月刊的科學見證專欄也沒有因病停筆。他也不厭其煩地殷勤去信親友真似唐代詩人李商隱所說的:「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三叔父為上帝工作到最後一刻,著作很多,最為人熟悉的有《人從哪裡來?》、《聖經科學與人生》、《科學與信仰》、《進化論的理解法》等,《人生之旅——生命真理道路的追尋》是他最後抱病編寫的遺作。他好像聖經上的義人亞伯,「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希伯來書11:4)三叔父雖然死了,留下來的著作仍舊為上帝作見證。

真實信心

人生是一個奧秘,有很多事我們不能明白,也不能按世俗的眼光來判斷。19996月,三叔父這位被眾人稱讚的好人居然被診斷患上血癌(Leukemia)。醫生說,如果不治療,數週內便要去世;但如果做化療也可能在化療中去世。親友們聞訊都十分震驚,紛紛致電、去信慰問。三叔父卻說他心裡有平安,因基督徒處於雙贏局面:「我有兩個家,一個在地,一個在天。如果我不能回到地上的家,便會去天上的家,都是回家。」並且天上的家沒有痛苦,沒有眼淚、疼痛、疾病、死亡(請參本刊454期〈雙贏局面〉)。

不明白的人會覺得,話說得多輕巧,等他被癌病、化療、放療折磨到不成人形之時,看他還能不能再說這話。結果是,大家都想不到三叔父的信心是那麼真實。他患血癌六年多後,三次復發,四次化療,身體極其虛弱,化療期間常常嘔吐,皮膚長斑疹,時而暈倒、發燒、抵抗力下降、多次住院……,他居然仍能快樂面對死亡。三叔母體貼地問他:「你很辛苦吧?」他答:「主耶穌釘十字架比我更辛苦。」他是一個常思想天上事的人。他說他不怕死,因死亡是:1.與主基督同在;2.息了世上的勞苦;3.脫離敗壞(罪惡、病痛、死亡)的轄制;4.進入天堂美境;5.在上帝面前不被定罪,反得永生和賞賜(請參本刊521期〈面對死亡的快樂〉)。

三叔父有一個同鄉也患了血癌,三叔父勸她快信耶穌,她說待病癒後再考慮。後來她去覆診,醫生告訴她只有一個月壽命,她次日便死去了!三叔父說,她不是死於癌症,而是死於恐懼。三叔父患血癌後,再活了12年,直到2011430日,在家人的陪伴下歸回天家,享年89歲。

結語

回顧三叔父的生平言行,我想三叔父的苦絕對沒有白受。上帝認識他,知道他的信心經得起火的熬煉。像約伯那樣,三叔父讓人們看到真實的信心是怎樣的一回事:不是建基在天從人願、心想事成、凡事順利、禱告蒙允、名成利就、富貴平安、無災無病……,當然更不是嘴巴上說信,卻言行不一。從三叔父身上,我看到真實的信心是災病和厄運不能摧毀的。

在我父親去世那天,我為父親收拾遺物,看到三叔父寄給父親的中英文聖經、書信及聖誕賀卡,上面寫著:「耶穌降世為人,以無罪的身軀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流盡寶血,為的是拯救我們罪人……。」「大哥,謝謝你關心我的身體現狀,無論如何,我都要向上帝感恩。面對死亡,我心平安,我靈快樂……。」「你說自己身體差了,這是上帝定下的自然規律,你我都不用發愁……。」「你我都要順服聖靈的引導……。」「你說自己冤屈被打為右派分子,受迫害達20多年,這是你不聽從上帝的話,多言多語帶來的;你要饒恕人……。」三叔父的話真實誠懇,沒有空話,充滿愛心。最後,我父親終於打開心門,接受了主耶穌,在離世之前得著了上帝所賜不能朽壞的福氣!

(合作撰寫:馮文莊)

本文章轉載自《中信》 月刊第664

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7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