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藥片

楊迪

「媽媽,我要聽下一集《密室》裡的故事。還有嗎?」十歲的女兒在我身邊嘟囔著。「寶貝兒,哪有那麼快呢?媽媽還在準備當中呢!」我邊說邊摸了摸女兒那張可愛的小臉兒。

自從我開始錄製《密室》一書裡的信心小故事以來,女兒對聽故事開始產生濃厚的興趣,她是媽媽最忠實的小聽眾。這些故事是通過中信手機應用程式裡的〈信心園地〉來收聽的,我從來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天,我可以用天父上帝賜給我的聲音來快樂地為祂做工。在這兒,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

先生帶我去教會

26歲時來到美國。有一天,先生把我帶到當地的一個華人教會,我感到十分溫暖。還記得有一位台灣來的姊妹,見到我時用手輕輕地拍著我的肩膀,對我說:「妹妹,這是一條蒙福的路。」我從小因為身體上有一些慢性疼痛,所以常常有悲觀失望的情緒。每當疼痛加重的時候,我就會本能地向蒼天發問,人為甚麼要忍受痛苦地活著。所以,當我聽到有一條蒙福的人生之路時,我的心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我開始思考這條蒙福的路。教會裡的姊妹告訴我說,我的生命並不是一個偶然的出現,是一位愛我的造物主給了我生命,還為我制定了美好的人生計劃。祂與我同行,完全能夠體會我在生命中每一時刻的感受。我雖然經歷大小艱辛,但祂卻使萬事互相效力,將測不透的美意放在其中。祂曾在兩千年以前,因著愛,奇妙地以人的樣式來到了世間,讓人們可以看得見祂,摸得著祂。祂為救我們脫離罪惡的轄制,捨了自己的生命,釘死在十字架上。然而,讓世人萬萬沒想到的是,祂在死後第三天,居然按照祂在生前所預言的那樣復活了,這就是福音。祂的死而復活被許多人親眼看見,後來被一些見證人寫下來,記載在新約聖經裡,一直傳到今天,差不多兩千年了。雖然我還不能完全明白這好消息裡面的方方面面,但是心中卻充滿了一種莫名的感動。我感到好像有一道明亮的光照了進來,我雖然不認識它,但卻無論如何也捨不得讓它離去。

生命之光進我心

我開始反覆思考這個大好消息,很希望自己能夠有信心去接受它。然而,常在我不經意之間,有個聲音就會突然跳出來嘲笑我:「妳見過上帝嗎?妳見過耶穌嗎?妳相信人死了以後還可以復活嗎?告訴妳吧,這都是無稽之談。」我在這嘲笑聲中掙扎,卻又不想離開這道光。我雖然沒有辦法說服自己,但是我相信關於我的人生確實有幾個事實:第一,我是有限的,這一點不言而喻。我不知道的事情不等於它就不存在,智慧的人應該在凡他不知道的事情上虛心。第二,我是有罪的,這個也毫無疑問。例如,我從小就喜歡嫉妒別人,會私下裡說其他同學的壞話,不時還會撒個謊,上帝在人人都有罪的這一點上並沒有說謊。第三,我有一天也會離開這個世界,誰也逃不出這個最悲哀的事實。人生難道就是走個過場,然後揮揮手和這個世界說再見嗎?為甚麼人在離世時那麼地心不甘,情不願?似乎在世界的某個地方,藏著一把可以解決死亡魔咒的鑰匙,可是全人類共同尋找也一直找不到它;除非那位掌握著人類生老病死的至高神站出來親自告訴我們,而兩千年前耶穌降臨世間,不就是為了要告訴人們祂就是世人所尋找的那一位嗎?祂不僅說明了自己的身份,而且也用自己從死裡復活來證明了祂就是那一位。經過反覆的思考,我終於接受了這生命的光——救主耶穌。這生命的光是那麼地明亮美好,以至於每次當我和別人迫不及待地說起祂的時候,心裡就充滿了極大的喜悅。

掉進失眠的深淵

後來,沒想到在我懷上兒子的後期,睡眠成了問題。一天天臨近的畢業考試,又加重了我失眠的問題。等拿到學位,生下孩子,失眠已到了失控的程度。每當半夜被孩子的第一聲啼哭吵醒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辦法入睡。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我每天都感到很難受,沒有一點兒精神。兒子快三個月大的時候,我很意外地得到了一個工作機會。於是,連想都沒想,我就帶著疲倦的身體走進職場。這一工作就是八年半,中間又生了一個女兒。在那八年多時間裡,病情時好時壞,但好的時候少,壞的時候多,實在苦不堪言。後來又有了嚴重的頭疼症狀,我感覺自己好像掉進了一個痛苦的深淵。到了2010年底,我終於撐不下去了,元旦那天,我一個人躲在衛生間裡失聲痛哭,我真的沒有勇氣去面對新的一年。這時候,有一個微小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孩子,妳就是賺得了全世界,如果賠上了自己的生命,又有甚麼益處呢?」(參馬太福音16:26)是啊,有甚麼益處呢?我的這種長期亞健康狀態再這麼持續下去,是會出大問題的,我不僅要對自己負責,更要對家人負責。在一陣艱難的思考之後,我終於想通了,如果此時有人對我說:「我以每分鐘一萬美金的工資來讓妳繼續撐著去工作,妳願意嗎?」我的回答肯定是:「不要!我不要!」於是,星期一上午我就迫不及待地跟老闆說了我的健康狀況。一週之後,我終於告別了那令我充滿壓力的工作。

我的家庭醫生曾經建議我通過服用一些藥物來控制各種症狀。剛開始時我絕對不能接受吃藥,我總希望通過身體自身的調節能力來慢慢恢復。後來醫生對我說:「使用拐杖的人,是因為他們需要拐杖。」這句話幫了我,於是我開始接受藥物治療,我的症狀開始得到改善,終於可以連著睡好覺了。可是,這種舒服的感覺僅僅維持了一個星期,另一個焦慮又忽然向我襲來。我聽見一個聲音對我說:「那妳就這樣吃下去吧,妳就等著產生藥物依賴性吧!」聽到這話,我的心又猛烈地抽了起來。是啊,我該怎麼辦呢?

感恩的藥片感恩的心

我左右為難,焦慮在不斷地升級。我開始痛苦地禱告:「主啊,求祢告訴我,我到底該怎麼辦呢?」一天晚上,當恐懼再一次襲來時,不知為甚麼,我的腦子裡出現了一幅特殊的畫面。我看見自己成了一位盲人,手裡拿著一根棍子,我把棍子的那一端交給了上帝。我對祂說:「上帝啊,請祢拉著我,帶著我往前走,因為我甚麼都看不見。在吃藥這件事上,我知道不管藥物會對我明天的身體產生甚麼樣的影響,我都在祢的手中,祢都會好好保護我去過每一天。」同時,我也忽然意識到,我的這種擔心其實是一個有條件的假設。我害怕自己在未來的幾十年裡因為天天服藥而產生藥物依賴性,可是,我又有甚麼把握知道自己還可以再活幾十年呢?明天如何我都不知道,更別說幾十年了。再換個角度想一想,如果我靠著每天吃藥度過了有質量的幾十年,到那時我有甚麼理由不去好好感恩呢?

那段時間,我的腦海裡還常常會莫名其妙地想起一個人,那是不久前因為癌症晚期而去世的一位教會弟兄。有一次當我想到他,心裡就會出現一個很特別的想法;如果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他的醫生走過來對他說:「我可以讓你的生命繼續下去,但是從現在開始,你必須每天堅持服用一些藥物,絕對不能停,一直到你生命的最後一天,你願意嗎?」到那個時候,他會猶豫嗎?是啊,在這世界上還有多少病是沒有藥物可以治療的。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竟然開始為自己有藥可吃而感恩起來,我對上帝說:「上帝啊,祢對我真好,居然有這些藥物可以幫助我控制多年的症狀,而且還都是進口藥呢!」從那時起,我開始稱這些藥片為「感恩的藥片」,每天開始用感恩的心去擰開那些瓶蓋。

我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我的這段與恐懼交戰的經歷,後來竟然不止一次地幫助了同樣進退兩難的人們。看著他們心中又重新升起了對生活的美好嚮往,我情不自禁地開始為自己所受過的痛苦感恩起來。主啊,如果這是祢允許我經歷苦難的原因,我要感謝祢!因為我沒有白白受苦。

我還要感謝這位信實的主,在我痛苦掙扎的時候,祂安排周圍的人安慰我。感謝我的牧者黃雅憫牧師和林素文師母,在我信心無比軟弱的時候,安慰並鼓勵我,為我禱告,祈求天父賜下足夠的信心來托住我,好好地去過每一天。

我和中信

我終於走出了對吃藥的種種擔心和恐懼,我的心自由了。沒有了工作上的壓力,也沒有了對吃藥的恐懼,我走上了一條慢慢恢復的路。我驚喜地發現,我開始對過去熟視無睹的事物感恩起來,例如當我看見藍天、白雲、陽光的時候,我常常會被它們感動,甚至還想向它們問聲好!

在家休養三年多之後,我開始聯繫中信的同工,我有感動想參加播音方面的事工。記得從小學開始,我的語文老師發現我嗓音音質好,讀課文很有感情,就常常鼓勵我進行朗誦練習。後來到了大學,我被推薦去主持大大小小的文娛活動,也總是得到老師和同學們的支持和鼓勵。我鼓起勇氣,給中信發了一封信,並附上四首錄好的詩歌朗誦,中信竟然接受了我的請求!在同工胡臺民弟兄的悉心指導下,兩年來一起配搭完成了101首配樂詩歌朗誦的錄製和〈信心園地〉欄目的創建,如今這個欄目已經發表了三期。那些大大小小的信心故事,與其說是在鼓勵聽眾,還不如說是在鼓勵我自己。我被播音事工所帶來的極大使命感充滿著,激勵著。我的主,我的上帝,謝謝祢賜給我生命,賜給我一雙信心的翅膀,讓我即使是在風雨交加的夜晚,也仍然可以展翅飛翔。是的,無論是歡笑,是淚水,都是祢恩典的記號!

 

本文章轉載自《中信》 月刊第662

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70601